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八十九章 自己的儿子,再狗也得宠下去

第五百八十九章自己的儿子,再狗也得宠下去

皇宫内,皇上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儿子盼来了。

他知道儿子怪自己露了嘴,只是当时情况紧急,媳妇儿生命受到威胁,他也只能坑儿子了。

远远的见着夏侯澈带着深沉的低气压而来,皇上小声地跟高公公吐槽。

“这脸拉的,跟谁欠了他五百吊钱似的。”

高公公心想着,可不就是您吗?

这么想着,高公公斗着胆子往旁边觑了一眼,这一看可不得了,心中的大逆之言差点儿脱口而出。

皇上啊,您可真是谦虚了。

就这脸色,哪是欠了五百吊钱能欠出来的?

五千打底许是可以搂得住啊?

二人吐槽间,夏侯澈已经到了近前。

御书房没有别人,但是夏侯澈还是秉承着臣下的礼仪,客客气气地给皇上行礼,然后递上自己的折子。

皇上:“…….”行了,可以确定他儿子现在是气性很大了。

平常时候哪见过儿子这么客气有礼貌过?

突然这样,他真是有点儿怕啊!

说起来,他还是怀念那个毒舌嘴贱的儿子啊!

“咳,澈儿,你来了啊!咳,这里又没外臣,你我父子二人,何必这么客气?”

夏侯澈也不说话,就这么冷着脸,面无表情地看他。

空气中陷入一种莫名的尴尬。

皇上:“……”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高公公:“……”咳,皇上呀,你还是别干笑了吧,老奴都替您脸疼啊!

皇上显然也是发现,表面的安抚已经不足以缓解儿子那颗冰冻的心。

挥挥手让高公公带着人退下,现在的御书房才是名副其实的只有皇上父子二人了。

其实这样的行为,对于帝王来说,是很危险的。

但凡这个儿子有什么不轨之心,趁此机会给皇上下毒,然后控制住皇上,之后一系列登记上位的事儿,可就容易多了。

可惜,夏侯澈并不是一个执着于皇位的人。

那对他来说,甚至可以算是他爱情路上的绊脚石。

当然,也正是因为他不是那样的人,皇上才如此信任他。

若是换了另一个皇子,大概也没有这份待遇了。

眼下没了外人在,皇上的脸皮倒是能一再往下拉了。

虽说老子跟儿子道歉服软,可能有些难为情。

但是想到凤栖宫里还跟他闹别扭的媳妇儿,皇上便觉得,什么都没有爬上凤榻,搂着媳妇儿睡觉更重要的了。

“咳,行了,为父也知道你心里不舒坦。这样吧,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为父满足你好了。”

夏侯澈依然不吱声,皇上再接再厉道:“只要不是叛国的事儿,什么都能提。”

这可算是个天大的馅饼了,要是儿子再不满意,他还有什么可以满足的呢?

屁股下的位子,别人喜欢,但对眼前的儿子来说,却是最没用的。

皇上心里的担忧还没想完,就看见刚刚还一直不动弹,一脸高冷、不甘俯首低头的尊贵儿子,懒洋洋道:“哦,要求都写到折子里了。”

皇上:“…….”麻蛋,被套路了。

看完了折子,皇上顿觉自己一腔慈父之心喂了狗。

他这边还战战兢兢、翻来覆去的揣摩狗儿子的心情呢,结果,狗儿子已经下好了套,等着他这个蠢爹爹往里蹦。

折子里,把为他小未婚妻和他自己的福利算计的明明白白的。

果然,在这个三口之家,他永远是最惨的一个。

被媳妇儿修理完,被儿子坑,夹在中间,当一个天下最尊贵的倒霉球。

唉,他还能怎么办呢?

自己的狗儿子,再狗也得宠下去啊!

不过该讨价还价的时候,还是不能嘴软。

“朕就不懂了,你要是让朕给你赐一道赐婚圣旨也就罢了,怎么还让朕给你那小未婚妻册封郡主啊?她毕竟不是你宁王叔的亲女儿,就算朕有心抬举她,可她生父的身份太低微,人品还低下,也只能勉强当个县主了。”

皇上自以为很理智的分析,然后就收到了来自儿子的死亡凝视。

夏侯澈阴森森开口:“陛下莫不是忘了,你那管理大夏钱袋子的户部尚书是个蛀虫,你的辽北大军已经多久没发过军饷了?如果不是念儿路过那地,给那些百姓留下了种子,您以为您的大军是靠什么活下来的?吃草根扒树皮吗?念儿的功绩足以载入史册,如今不过是给个郡主当当,你还不舍了?”

皇上恍然大悟:“哦~原来是小儿媳妇的功劳啊!朕还以为是朕的大将军们实在是能力卓绝呢!”

也不知是不是“小儿媳妇”的字眼取悦了夏侯澈,难得的,他没有怼他亲爹。

皇上拿出毛笔、玺印,马上就要下笔,又忍不住问道:“不过你想好了?只是封个郡主?不如直接赐婚好了,把这婚约落实了,赶紧把这么能干的儿媳妇拐到我们夏侯家啊!”

如果前面坐着的不是自己亲爹,夏侯澈简直想把他的头打歪。

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风凉话?

他能不想吗?

可现在这情况,他敢吗?

小姑娘躲着他,他连见一面都难,哪里还敢逼她?

知道他这段日子过的苦,还拿这话来噎他。

果然,夏侯家的男人,不管靠不靠谱,都改不了嘴贱的毛病。

盛怒之下的夏侯澈,根本没意识到,他自己也是其中一员啊!

人狠起来,真是连自己都骂。

皇上看着儿子都要气炸肺了,赶紧停止骚操作,老老实实的把册封郡主的圣旨写好。

“好了,等明日,让高德胜去宁王府宣旨吧!”

其实夏侯澈想自己去宣旨,但是想想,还是算了,等日后赐婚圣旨,再由他自己宣吧!

毕竟,现在他尚在危险时期,他怕他就算去宣旨,也会惹了小姑娘不满。

眼下事情都已经办妥,皇上严肃了神色,道:“既然已经进宫了,跟父皇一起,陪你母后吃顿饭吧!”

“嗯。”

其实之前,傅皇后母子二人已经相认过了。

谁都以为一直念着儿子的傅皇后会抱着儿子痛哭一场,但是没想到,她只是看着长大后的夏侯澈笑了。

眼中含泪,却满脸幸福。

儿已长大,归来就好。

所有的悲伤、痛哭、酸涩,都留到夜深人静后,自己独自品尝。

众人这时才恍然响起,哦,他们的皇后娘娘,其实一直都是这样一个坚毅果敢的人。

曾经的驰骋沙场过的女将军,怎么可能做出抱头痛哭的举动。

唉,想差了,想差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