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零二章 赐婚给姐夫

第四百零二章赐婚给姐夫

户部尚书齐大人这一回吃了这么大一个亏,看向夏千俞的眼神很是阴狠。

夏千俞可不怕他,还十分嚣张的向他眼神挑衅。

齐大人气得路过他时,停顿下低声道:“莽撞小子,做事不留余地,且看日后如何收场。”

夏千俞冷哼一声:“拭目以待!”

齐大人气得拂袖而去,他身后的沈太傅慢慢悠悠地走过,看向夏千俞的眼神意味深长。

而那几个被撸了官职的官员,全都瘫在地上,神情呆滞。

不过,此时没有人同情他们,甚至表示一下关心安抚一下他们受伤的心灵。

开玩笑,皇上明确表示了对这类人的厌恶,谁还敢上前?

这个时候,自然是离的越远越好,撇的越干净越好。

夏千俞没再看这些人的嘴脸,转身离开金銮殿,往外走去。

刚走不远,高公公就疾步走过来,低声道:“夏大人,陛下有请。”

夏千俞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太阳,然后转身道:“我还有事先走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笑话,他得给他小媳妇儿准备午食呢!

高公公:“……”这话,他特么的不敢传啊!

看着夏千俞潇洒离开的背影,高公公只得为自己鞠了一把辛酸泪。

皇上心情不好,正是需要太子殿下安慰开解的时候呢!

结果,太子殿下竟然毫不留情地离去了。

真真是,毫不留情啊……

高公公瑟瑟发抖回到养心殿,皇上见他背后没人,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高公公吓得不敢说话,皇上也知道自家儿子那个狗脾气,他不想干的事情,没人能说服他。

但是他还是很不开心,既再一次清晰地发现大夏朝廷的腐朽阴暗后,又被儿子拒绝,皇帝陛下抑郁了。

皇上一不痛快,那当然是得找别人的不痛快,他才能恢复痛快了。

又想到前一阵子上前找虐的那几人,皇上锁定了目标。

于是,当今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下了他登基以来最荒唐的一道旨意……

第二天,楚念柒上学堂的时候,周暖就挤眉弄眼的朝自己这边挤。眼睛里冒着贼兮兮的光,整个人身上都透露着一股八卦的光。

仿佛在向楚念柒招手道:我有瓜,快来问我!

楚念柒也非常配合她:“怎么了?你今天笑得格外贱兮兮啊!”

周暖:“啧,怎么说话呢?我的小念儿,我跟你讲,我这次真的有大消息,你不好好讨好我,我不跟你说。”

楚念柒无语:“好啊好啊,你不跟我说,今天的好吃的没你份儿了。”

周暖立刻抱紧楚念柒的胳膊,道:“哎呦,哎呦,我开玩笑的,怎么能没有我的呢?我现在就跟你说,这可是第一手的消息,可香了。”

楚念柒笑道:“那你说说吧,到底是什么消息,这么香。”

她贼兮兮地左右看了看,云家姐妹和温眉都还没来。

周暖趴在楚念柒的耳朵边道:“昨天我在我家那条街玩儿,看到宫里有公公去了镇国公府,结果,那公公走了没多久,就听见镇国公府有女人大哭的声音,再后来立刻没了声。我在那里巴望了小半个时辰,就看到有太医进了镇国公府。你猜,这镇国公到底犯了啥事儿啊?”

楚念柒贼无语:“你就为了看人家的那点儿八卦,在那里巴望了小半个时辰?”

周暖:“对呀对呀,第一手的八卦才最香呢!谁也没有我知道的真。”

楚念柒:“……”行吧,你赢了。

周暖急道:“你咋不猜呢?你猜啊,他们到底犯了啥事儿?”

楚念柒:“我不知道,我就一乡下来的小姑娘,哪知道这些世家勋贵府邸的事情?”

周暖立刻向她投去质疑的目光:“你别看我年纪小就糊弄我,以为我没见识是不是?乡下来的小姑娘,能开丽人阁那样的店铺?乡下来的小姑娘家里能吃得起比四季果蔬菜店里的食材还好的饭食?乡下来的小姑娘,家里能用暗卫送饭?你不实诚,没把我当自己人。”

楚念柒:“……”我特么真的是乡下小姑娘啊!

周暖不理她,接着给楚念柒扒瓜吃:“我接着跟你说,我听说是皇上,给镇国公府的八小姐赐婚了,结果,你猜,赐婚给了谁?”

楚念柒瞪大眼睛看着她:“…….”你就说我能认清京官吗?

周暖:“……好吧好吧,我跟你揭晓谜底,是她姐夫,亲姐夫。”

楚念柒:“…….”

周暖:“最重要的是,她姐姐还没死呢!皇上这就要把她嫁过去,姐妹共侍一夫。且她姐姐都有两个孩子了,也不知道她嫁过去有什么用。”

楚念柒:“…….”

周暖:“更重要的是,她亲姐夫比她大了好多岁不说,还不是什么勋贵世家,只能说是个世家破落户吧。当年侥幸考中进士,如今任吏部郎中。你说他何德何能啊,娶两位镇国公府家的嫡小姐?”

楚念柒:“……”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还未等周暖八卦完,教室里已经陆陆续续地来人了。

周暖也适时地闭了嘴,她虽然大大咧咧,但也知道什么话不该随便往外说。

皇上刚下过旨,镇国公府的人不说感恩戴德,却是控制不住的大哭,那已经是大不敬了。

可是,他们难道不知道这是大不敬吗?

当然是知道,但还是控制不住的悲伤,那恐怕是极不愿意之事。

皇上知道这是扎人心窝子,还非要下旨,那肯定就是惩罚了。可是明面上还非要弄个赐婚,分明是要恶心人。

镇国公府明明知道皇上这是要恶心人,却也只能受着,正是有气没处撒呢!

所以,周暖这个时候才不会往枪口上撞。

然而,等到中午这几个人吃完饭,往休息的小间走时,不小心听到了两个姑娘的对话。

“明月,你怎么了,怎么看你愁眉苦脸的?”一个十二三岁穿着粉衣的小姑娘道。

那个穿着烟紫色百褶如意月裙的同龄女孩儿摇头叹息道:“唉,我家出了一些事,我才有些烦躁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