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二十八章 流言

第四百二十八章流言

林瑾萱:“给我闭嘴,说什么屁话呢?”

林憬亦面无表情道:“姐,你是淑女,别口吐芬芳。”

林瑾萱心虚地看了一眼弟弟,她知道他们是怪她自己吃“独食”不告诉他们呢!

不过,她们那么多人蹭念儿的午饭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哪能再带两个饭桶呢?

所以,她不后悔!

这么想着,林瑾萱的腰杆子又直了。

隔壁桌自然也听到了楚念柒的话,大人们一时间也很震惊。

随即就是开心,女儿有本事,能保护自己,这是好事。

林氏道:“娘,那些蔬菜长期吃确实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以后我们让庄子天天送来,大家一起吃,您的身体也会越来越好的。”

听到对妻子身体有益,林丞相很高兴。

他知道,这么好的东西,能被全京城哄抢的东西,必定费了大心思弄的。

妻子吃就算了,其他人就免了吧,可不能让闺女吃亏。

“以后我的那份儿也给你,你好好调理好自己的身体,咱们还得等着享女儿的福呢!”

林轩风两兄弟也道:“夕儿,你给爹娘预备就好了,我们这些年轻人,就不用了。”

温氏和周氏也劝:“那东西,肯定花了不少心思弄的,别浪费了。”

林夕儿道:“给自家人,怎么能叫浪费呢!再说了,那些蔬菜,我们有很多。”

宁王也道:“对对对,好东西不就是给自家人用才最合适嘛。我们平时吃的都是最精品的那些瓜菜蛋肉,就是在我们作坊做工的工人,平时吃的都是也就比四季果蔬菜店一楼卖的稍差一些。”

宁王一出口,全场都静默了。

大家看着碗里的饭菜,突然就不香了。

林憬昀小大人儿一样叹息总结:“原来,我一个丞相府的少爷,其实还没有表姐家的工人吃的好呢!我以后,可得老老实实做人了。”

宁王瞬间就想咬了自己的舌头,给自己一耳光。

娘的,规劝就规劝,瞎说什么大实话?

林丞相心下叹息,这个女婿,确实不讨喜,不怪他们林家男人为难他!

晚饭过后,夏千俞为了留宿成功,暗示林丞相去书房。

林家几个儿子外加林憬淮这个已经入朝的长孙,还有宁王,都去了书房。

刚进书房,夏千俞就跟林丞相道:“外祖父,因为岳母回家的事情,外面已经开始传了好多风言风语。流言传的这样快,我们得先做好防范才是。”

林丞相浸淫官场多年,立刻就听出了夏千俞的弦外之音。

流言传的这样快,才半天时间,就闹得几乎满城风雨,这事儿,若是背后没有外人推动,他怎么都不相信。

“流言,能害人亦能助人,正好,我们不如借这场东风,让夕儿大大方方的认祖归宗。”

林轩风道:“不如直接就对外宣称,夕儿当年是被害的。反正日后也是要对上的,不如直接给他们订下这么一个钉子,也好日后逐渐撕下他们的脸皮。”

林轩雨:“不错,沈家因为沈太傅的缘故,在文人学子地位很高。日后对上,对我们丞相府不利。先在大家心里种下怀疑的种子,一点点撕下他们伪善的脸皮,也好最后一击必中。”

“嗯,这件事,你们不用管了,我自然会处理。”

林丞相吩咐了几个儿子几句,转到夏千俞身上,刚要说话,就听夏千俞道:“外祖父,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小子厚颜叨扰一晚。”

说完,脸上浮现出羞赧的神色。

林丞相:“…….”呵呵,这才是你的最终目的吧!

宁王:“……..”呸,不要脸,这厮心机忒个深沉,竟然学那茶楼戏子那一套,他在家里时,什么时候露出过这种表情?

“好吧,一会儿我让下人给你安排住处。”

得到丞相大人的允许留宿,夏千俞自是感谢一番,抬头的瞬间,朝着宁王得意挑眉。

宁王:“………”心机小人,睚眦必报,连个得意的表情都要还!

失踪十五年的丞相府嫡女,突然回归,还成了养大状元郎的未来岳母,京城日进斗金的丽人阁东家。

哦,据说,那个备受学子们欢迎的一品茶楼的东家,也是她。

都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就林氏身上发生这样不洁的事情,被山贼掳走还带了孩子回来,竟又跟风光霁月的宁王殿下搞在一起,换一个人都被喷死。

奈何,一品茶楼的茶水太香,文人学子的笔提不动。

丽人阁的护肤品太好,长舌妇的嘴张不开。

于是,一件本应该风靡全京城的事情,硬是没人敢在公共场合大肆议论。

文人是有傲骨,有脾气。

而那些女人,也是怕得罪丽人阁,被取消了会员甚至是购买资格。

没看到何家那活生生的例子吗?

何夫人的皮肤本来也还可以,经过这段日子后,再去参加宴会,被其他好好护肤的女人硬生生衬托的简直不像同辈人。

现在,她连宴会都不愿意去参加了,脸色越来越难看。

想找熟人拖买护肤品,奈何丽人阁的东西太抢手,人家要是能买到,咋可能愿意分给别人呢?

这下子把何家母女气得,恨不得自家也制出护肤品来,不稀罕用她丽人阁的。

何家本就是四大商号之一,自然有这个实力。

可惜,没有方法,即使砸下雄厚的人力财力,也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

于是,技不如人的何家,更郁闷了。

但是,上流圈子的人不敢大肆讨论,不代表市井的人不敢说。

他们又喝不起一品茶楼的茶,也买不起丽人阁的产品,所以根本不惧。

不到一天的功夫,被山贼掳走失了清白,失踪了十几年的相府嫡女归来缠着宁王娶她的事情,立刻被传的满城风雨。

林家人送楚念柒等人上学的时候,还能听见人们的议论。

宁王气得想去跟他们议论,这是他凭本事凭毅力得到的媳妇儿,什么叫媳妇儿缠着他啊?

他要是那么好缠,也不会单身那么多年!

难道他的老母亲和京中那些贵女是那么好对付的吗?

那都是他郎心似铁,守身如玉,忠贞不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