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百一十章 他就是夕儿的渣男前夫?

第二百一十章他就是夕儿的渣男前夫?

楚满香想不明白,她这半个月已经被她娘的种种做法整懵了。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这个横空出世的梁小珍,在她娘眼里的受宠程度,仅仅次于她的小弟楚梁。

可是她弟弟那是什么人物?

那是举人老爷,是家里人的希望。

她梁小珍算什么?

不就是给吴家生了一个儿子吗?

播种的吴铁柱都没她这么大脸呢!

楚满香气的要死,但此时也只能把火气压下去。

毕竟夫君这次带回家的人,看着很富贵很有身份的样子。上门还带了这么多的东西。

要说,他们现在缺什么?

当然是粮食吃食了!

她都多久没吃肉了?

自从娘家人来了之后,她就没吃上一口肉。

每次做了肉之后,都不够那些饿死鬼抢食的。

想到这里,她又隐晦的瞪了几眼梁小珍和那几个孩子。

宁王虽然没接触过这市井小民之间的争斗,可是从小在皇宫长大,那些女人间的勾心斗角是看遍了的。

且这些年来,他在外面寻找林夕儿。

可谓是人间百态,遍看眼中。

楚满香和梁小珍之间的斗争,他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不过,他倒是不会多在意。

相反,他还想看看,这市井小民之间勾心斗角与高门大宅的有什么不同。

且这群人,曾经可是跟夕儿生活在一起的。

他也要感同身受一次,切身地体会一番林夕儿过去的生活。

“娘子,快,你快把家收拾一下,我宁兄弟来了。”

“呀,这位公子,快进来。家里简陋,还请不要见怪。”

“不会。”

宁王穿着一身玄色绣金线云纹的锦袍,身后跟着两个穿着黑衣的手下。

三人都是人高马大,身姿挺拔,不同的是,宁王身上更添了几分贵气。

他长相又是风流倜傥的样子,与差不多同年龄的田志光在一起,简直把他比到了泥里。

更不用说跟其他一直在乡下生活的泥腿子相比。

楚满香以前还觉得自己嫁的丈夫是除了自家弟弟之外,数一数二的人物。此时见了宁王,才知自己从前是多么目光短浅。

而梁小珍更是看直了眼,手中的衣服什么时候掉了都没注意。

倒是李氏,看了几眼之后,知道自己跟自己没多大关系,也没有起那不该起的心思。

她这个年纪,对男女之事已经提不起热情了。

现下能拨动她心弦的,也就是儿女婚事以及她的小儿子楚子金了。

楚满仓和吴铁柱看到宁王,畏畏缩缩的,恨不得把身子缩起来。

楚梁还在东厢房北屋读书,没有出来。

宁王环视一周,也没有发现类似举人这种身份的人,猜测那个渣男前夫大概是不在这里。

田家父母都是比较老实的人,看到宁王,很是热情客气的迎了进去。

田志光在堂屋与宁王继续说话,一坛子竹叶青更加深深地激起了他的热情与倾诉欲。

不一会儿,东厢房的房门打开,一直苦读书的举人老爷楚梁也走了出来。

宁王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楚梁出门的第一时刻,宁王殿下的眼睛已经像探照灯一般聚了过去。

楚梁得知家里来了客人,听楚满香的意思,话里话外都是贵人的意思。秉承着读书人的那一套,他走过来,斯文有礼的与对方见礼。

他想,这人要是京城那边来的就好了。

他认识的人不多,尤其是那官场之人。

他考中举人时已经尽了全力,结果还是后几名。

如果没人给他引路提拔,这辈子恐怕也就止步于此了。

楚梁那点子心思,从他进屋这一路,明明白白的写到了脸上。

他自认为很隐晦,可是宁王见过了多少人啊。

他心中嗤笑:夕儿当年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会看上这么个玩意儿。

他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观察了楚梁一遍,最后得出,这个男人从头到脚没有一丝可取之处,完全比不上他的结论。

夕儿会跟他成亲肯定是被骗了,是了,夕儿孤身一人,也许是遇到困难被他所救,所以为了报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但是后来的日子里看清这个男人的真面目,最有可能的是想到了他的好,怀念着他这个未婚夫。

所以,毅然决然的与他和离。

哈,他简直就是天才。

以后刑部和大理寺办案,有理不清头绪的完全可以请他去嘛,他简直就是神探啊!

宁王殿下给自己找到了一个非常完美的解释,然后带着对楚梁的厌恶与嫌弃在田家吃了一顿午饭。

这顿午饭,吃的宁王反胃不止,吃的田家人胆战心惊。

唯有田志光一个人,是真的傻白甜的高兴。

今儿,他可是喝到了竹叶青啊!

楚梁心中奇怪,他为什么觉得这个从京城来的贵人很不喜欢他呢?

他的眼神毛毛的,还总是盯着他看。

总不能是透过表象看本质,实在欣赏他的才华吧?

可是,他还没显露自己多少才华呢!

他有些焦急,这样一个人物,被姐夫结识了,他真的不想错过。

认识这样一个人,简直就算是得到了一块大夏官场的敲门砖啊。

至于这块砖有多少分量,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一直到吃完饭,楚梁都没能得偿所愿。

怀着失落送走了宁王殿下,他就去跟田志光打听宁王的具体事情了。

可是,田志光就是个没心肝儿的,大街上刚认识的人,他就能邀请人家来家里吃饭。

喝了一顿酒,就把人家当兄弟。

可是,人家具体的底细却是完全不知的。

只知道,人家是从上京城来的,是林氏的爱慕者。

楚梁听到这个消息,瞬间脸就黑了。

虽然林氏已经跟他和离许久了,可是他下意识的认为,林氏是他的。

心口闷闷的,不再多说,转身回到东厢房看书了。

过几天,他也要走了,启程去上京,参加今年的春闱。

再不走,该赶不上今年的科考了。

也不知道,赶路住宿的银子有没有攒够。

想到这里,楚梁不免又想到了现在不再为银钱发愁的林氏。

唉,要是苏氏也那么会赚钱就好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