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九十三章 这败家女儿

第四百九十三章这败家女儿

其实,如今云家被打压。

虽是尚书之名,却无尚书之实。

不仅礼部尚书的职位被内部架空,就是在六部之间也是被忽视的存在。

但敌人树大根深,祖父早早就叮嘱了他们。云家子孙,无论男女,低调行事,韬光养晦。

没有一直风光的人和家族,暗中蓄力,总有一天,能把敌人拉下马。

她虽然是个炮仗性子,看见那罗家兄妹就心中有火,说话也不客气。但她不是蠢货,知道什么场合可以挖苦,什么场合不能放肆。

眼下这么多人玩飞花令,那罗家兄妹肚子里几点儿墨水,他们还心里没数儿吗?

没有自知之明,自会自取其辱,她何必张嘴出风头呢!

果然,云萝心思才落,罗玉珠就出局了。

十几岁的小姑娘,输赢大过天,羞得满脸通红。

罗少阳赶紧展现好兄长的魅力:“乖,你先下去歇着,等着兄长给你赢彩头。”

罗玉珠一脸感动:“嗯,我相信哥哥。”

可惜,罗少阳的的眼神总是时不时地看向林瑾萱的方向。

罗玉珠脸色一僵,下去了。

目睹了全程的云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大概是京中的小姐们平时都更关注衣服首饰,还有哪家的公子做夫君更合适。几番轮下来,场上留下的公子可比小姐们要多多了。

齐若薇、徐芸芝也很快下场,接着是沈茹雪、温眉,很快温柔也不敌,出局。

诗题换了好几个,到了现在,在场的女子竟然只剩下了沈若茜、林瑾萱、乔芊月和楚念柒。

从这一点来看,沈若茜能成为跟林瑾萱相当的京中才女也是有一定真才实学的。

那么,人家沈家人也不都是弄虚作假的诈骗犯子嘛!

楚念柒这厢感慨着,熟不知,她自己也成了别人诧异的对象。

在京城众人的眼里,其他三人都是经过世家精心培养的贵女,见多识广、多才多艺是正常,肚子里的墨水能跟男人比拼也是正常。

可你一个刚刚认祖归宗的小泥腿子,竟然也能坚持道这一步,这不是打了那些世家的脸吗?

难道林家的家风真的那么好?

咳,不少大臣暗暗寻思着,林家啥时候办族学啊?

飞花令还在进行,到了最后,只剩下了六个人。

林憬淮、林瑾萱、楚念柒、沈惊飞、沈若茜以及乔芊月,至于那个还信誓旦旦的要给妹妹赢彩头的罗少阳,在他宣布的第二轮就被自己打脸,下场了。

这当然不能说明,在场就是他们六个人最有文化。而是很多有才华但家世不够的人,到了最后也不敢竞争了。

试想一下,沈家刚开宴就来者不善的样子,来势汹汹的找林家的茬。

连一向低调的林憬淮都下场了,这完全就是沈林两家的争夺啊。

是那几件御赐的宝贝重要,还是家族的前程重要啊?

赢了宝贝自己是欢快了,可惹了人家不开心,分分钟断了你的前程。

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还不如明哲保身,在最该出局的时期,痛快出局。

场上六人的赛事如火如荼,在再一次更换诗题的空档,乔芊月道:“楚念柒,我要向你挑战。”

楚念柒挑了挑眉头:“这不是已经在比赛了吗?”

“是,就拿这场比赛来说,打个赌怎么样?若是我赢了,你就要把那张千思琴输给我。”

楚念柒翻了一个白眼:“不怎么样,只说了你赢会得到什么,也没说你输会失去什么啊!”

“哈,我会输给你?”

“所以,难道你是想空手套白狼,连个输的筹码都不说,就想来挑战?我真羡慕你的脸皮,发育的真厚。”

满殿哄笑,年轻人是幸灾乐祸,岁数大的人却有很多是看个乐呵,把这当成小辈之间的吵嘴。

但这些长辈中,绝对不包括乔芊月的亲爹,吏部尚书。

他坐在台下眼睛像猝了毒一样看着楚念柒,这个给他女儿难堪的小鬼。

这笔账,他记下了。

乔芊月没这么丢脸过,被众人一笑,脑袋就一热,气急道:“那你说,你赢了你想要什么?”

楚念柒以前知道乔芊月喜欢弹琴,也爱琴。但她没想到她对千思琴的念想还没消,这可是她跟夏小哥哥的情侣乐器!

即便她不知情,觊觎了也不行。

所以,既然她开口了,不让她大出血一把,岂不是过意不去。

“那就两间京城最好地段的铺子吧!”

现场的人都惊了,这个小泥腿子,到底知不知道京城的物价啊!

到底知不知道京城最好地段的铺子有多不好买啊!

张嘴就是俩,你那琴是镶钻了吗?

她楚念柒自然是知道啊,不然还不会张这个嘴呢!

不过现在,她知不知道这铺子物价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乔芊月这个只爱弹琴不爱谈钱的纯牌世家女不知道啊!

只见她红唇轻启,潇洒摆手,痛快答应:“好!”

一个字荡气回肠,洒脱至极,豪气干云,只把她亲爹的一口老牙都快震碎了。

这个败家女儿!

吏部尚书恨不得当场教女,更恨不得立刻停止这场比试。

他不想要什么琴,也不想拿铺子做赌注。

但楚念柒可不给她机会了,“皇上,您可是看到了,民女请您和大家伙做个见证。”

皇上笑呵呵道:“好,朕就做这个见证。”

沈贵妃:“……”皇上对一个小崽子都比对我这个贵妃好。

二皇子:“……”父皇对一个小野种都比对我这个亲儿子好。

有了皇上和满大殿的人作证,楚念柒倒是不担心她赖账了,就算她肯,她爹也丢不起这个脸。

乔芊月不服气:“哼,到最后赖债的人不一定是谁呢!”

“好啊,那就拭目以待。”

飞花令继续,这次为了难为一下众人,皇上选了以“茶”为诗题,描写茶也好,带茶字也罢,只要跟茶有关就可。

沈惊飞:“汲来江水煮新茗,买尽青山当画屏。”

沈若茜:“花笺茗碗香千载,云影波光活一楼”

乔芊月:“水汲龙脑液,茶烹雀舌春。”

林瑾萱:“秋叶凉风夏时雨,石上清泉竹里茶。”

林憬淮:“扫来竹叶烹茶叶,劈碎松根煮菜根。”

楚念柒:“竹荫遮几琴易韵,茶烟透窗魂生香。”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