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二十三章 琼林宴

第三百二十三章琼林宴

偏偏,夏千俞还不放过他。

“二皇子这是心里想久了,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怪不得老是派人找我的踪迹,莫不是想拉拢我,结党营私吧?”

二皇子的冷汗都落下来了,他,他怎么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周围的大臣也懵了,看来,这个能当街抢姑娘的状元郎,果然是个狼人。

上来就咬啊!

正当大家不知所措之际,皇上来了。

许多大臣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从来没有这么迫切的希望皇上的到来。

其他人看夏千俞这么刚,都不愿意跟他来往了。说话没个顾忌,连皇子都不放在眼里,说不定哪天就得罪了人,连累了他们可怎么好。

倒是林丞相和宁王,反而对他很是欣赏。

品行方正不阿,率性而为,赤子心肠。

偏偏还不是有勇无谋,能怼的了别人,也能让自己安全退场。

聪明又果敢的人,谁不喜欢呢?

而沈太傅,则是一脸深思,谁也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皇上来了,诸位就不可能再肆无忌惮的怼人了。

即使看不过眼,非要怼人,那也是文明含蓄曲折挖坑算计的怼人。

就如现在,宁远伯爷眼看气氛渐好,语气轻松地开了一个玩笑。

“咱们今年的状元郎还真是勇气可嘉、风流潇洒,打马游街的时候,都敢当街抢个姑娘抱,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有些官员也笑呵呵地附和,林丞相却皱了一下眉毛。

宁远伯这是在皇上面前给夏千俞上眼药呢!

若皇上真是觉得夏千俞行事乖张,可就不好了。

却没想到,状元郎还没说什么,倒是宁王殿下先举杯笑道:“人不风流枉少年,再说了,你们怎么知道状元郎和人家小姑娘不认识呢?或者,怎么知道人家不会娶那个小姑娘呢?对吧,夏小兄弟?”

皇上听到这个称呼,眉心一跳。

这个宁王,瞎乱称呼什么呢?差辈儿了都!

夏千俞抬眼看了宁王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倒是冲他举杯点了点头,很是尊敬。

这个动作,倒是让其他人很是惊讶。

这个状元郎从出场开始,就很是嚣张,一副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样子。

但是没想到,会对宁王很是尊敬。

有那贼心不死,还想招夏千俞的大臣迫不及待地跟着宁王的话头问下去。

“那,状元郎不妨跟我们大伙儿说说,会否娶那个小姑娘呢?实不相瞒,老夫看着状元郎一表人才,与家中小女年纪相当,倒是想成人之美呢!”

话落,他没注意到,皇上的眼皮子冷飕飕地撩了他一眼。

呵,你倒是敢说!让朕儿子当你的上门女婿?脸忒大!

然后,他就听见让他骄傲无比的儿子道:“家中已有未婚妻,只待及笄之后便成亲,大人的好意,还是留给别人吧!”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了。连皇上都伸长了脖子,眼睛瞪得大大的。

臭小子,你在说什么?

我怎么不知道?

我还没享受一下给儿子好好挑媳妇儿的经历呢,怎么就失去了这个资格了呢?

二皇子更是紧张,怎么回事?夏千俞刚回来,就跟京城中的世家联系上了吗?

宁王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是谁啊?是那天你抱着骑马的小姑娘吗?”

夏千俞却不管他们多惊讶,语不惊人死不休道:“嗯,我从小就给她做童养夫。”

“噗――”

皇帝没压抑住心头的震惊,直接喷茶了。

二皇子:“……”我以为你是个王者,没想到你只是个头铁的憨批?

宁王:“……”莫名有点儿羡慕怎么办?

诸位大臣:“……”你语气里的骄傲是怎么回事儿?

“咳咳……”

皇上拼命的咳嗦,他暗暗后悔,刚刚就不该喝那一口茶。

不过,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他的儿子,他和皇后的嫡子,大夏的太子,竟然给人当了童养夫?

他倒要看看,谁有那个资格?

还未等他心头的火拱起,就看见他的太子,今晚一直冷脸的太子,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模样。

“是她把我养大的。”

皇上:“……”

宁王:“……”

诸位大臣:“……”你当我们眼瞎?没看出来她多大?

为了秀恩爱说这样的话,大可不必!

宁王本来还挺喜欢这个小子的,结果看到他被爱情滋润的那么幸福,心头就很不舒服。

他单方面宣布,他不喜欢他了。

然后,就听见他刚刚决定不喜欢的状元郎道:“宁王,我家有许多好酒,你若有兴致,过两日,可一起小酌一番。”

宁王:“没问题,没问题。”

众所周知,自从宁王未婚妻失踪后,宁王的爱好就变成了饮酒。

大概是借酒消愁,入梦思念佳人吧!

一直端坐在龙椅上等着接下来邀约的皇帝:“…….”呵,这大概不是亲儿子吧!

一场本该很正常的琼林宴,由于夏千俞的存在,磕磕绊绊地进行下去。

好在后来林丞相还记得这是琼林宴,不是状元宴,力挽狂澜,将宴会掰回了正常的轨道。

处在最末等席位的楚梁,看到这一幕,眸色暗沉。

本来,若是他与林氏不和离的话,林氏的财富都是他的,眼下这个状元郎女婿,也会是他的。

他也不至于还要费尽心思的讨好这个讨好那个,为自己谋求官职。

但是,他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夏千俞摊牌,让人知道两个人的关系。

夏千俞那么嚣张,肯定不会给他留面子。

被林氏打了好几次脸,楚梁对于被打脸的经历,有些阴影,不敢再轻易出手。

楚梁喝了一杯酒,阴沉的想,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

琼林宴后,有官职的人都开始准备上任的事情。

夏千俞被安排到了刑部,这大概是第一个状元郎不需要进翰林院就入刑部的人吧!

林憬淮与探花郎都先入了翰林院,其他人也都各司其职。

上任之前,夏千俞破天荒的邀请了宁王下乡踏青,下棋品酒。

宁王也是个忙碌的,再过一段时间,他也要出京了,出京寻妻。

往年他早就走了,今年是被皇上压着,等到琼林宴之后才走。

倒也没想到,还能结识到一个颇对脾性的小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