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八十四章 抢车

第五百八十四章抢车

“庞氏,你身为嫡母正妻,为母不慈,眼见着家中孩子那么小,自己坐在车上就那么安然吗?不嫌硌得慌吗?”

虽然温二老爷觉得范氏说的话有些刺耳,但是他想到范氏就是这样一个爽利明朗又娇媚的性格。如今这般有些异常,也不过是因为突逢大难,人生跌宕。

他身为人夫,该是理解的。

至于庞氏,他的正妻,她是大人了,也确实该自觉一些,照顾家中幼子。

这么想着,温二老爷并没有阻止范氏发疯。

庞氏冷眼看着这二人,只觉得心中一阵恶心。

“呵,嫡母正妻?你们现在倒是要拿这个身份称号来限制我了。以前在府里的时候,也没见你们对我这个嫡母正妻放在眼里过。”

第一次听庞氏这么直白的吐露心声,温二老爷的脸上浮现尴尬之色。

他心中微微有些愧疚,又有庞氏如此直白下他脸面的羞恼。

范氏就不会在人前不给他面子,她的娇蛮都留在闺房里,永远给足了他体面。

而庞氏跟他闹的时候,根本不分场合,永远都不把他当回事儿。

这么想着,心底的那点儿愧疚就散了。

而范氏听到庞氏这般类似于示弱的话,心中一片得意。

任庞氏是正妻又如何,温绍廉的心依然在自己这里。

她强势了一辈子,可惜,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

那她这辈子,都压她一头。

范氏心里得意着,面上不免带出来一些。

温情看着父亲和他宠妾的脸色,心中不免觉得苍凉。

这就是男人,呵!

如果,她以后要嫁给这样的男人,真不如青灯佛古一辈子。

她爹,真是凭借一己之力,打碎温情对婚姻生活的期待。

连带着几日前稍微萌动的少女心,都冷却了不少。

周松要是知道自己的追妻路,因为老丈人的原因,艰难了不少,不知道会不会直接不认这位岳丈了。

此时,温情为母亲感到哀伤悲凉。

但她不知道的是,庞氏早就为自己谋划好了一切。

从温情劝她和离那天,她就已经放下了过往。

如今的温绍廉和范氏,再怎么蹦跶,也伤害不了她的心。

只听她冷笑一声,接着道:“至于你说的为母不慈,更是可笑。我儿子和女儿都孝顺的很,我珍爱还来不及,怎么就不慈了?”

范氏皱眉:“庞氏,你不要装糊涂,你知道,我说的是阿成。”

“哼,那是你的儿子,与我何干?”

范氏气急:“你是嫡母,照顾家中子嗣是你的责任!”

“你的儿子是我的种吗?要我负责?”

正在为母亲担心的温情:“……”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范氏和温绍廉被庞氏这一番话弄的一脸懵逼。

温绍廉恼羞成怒:“庞氏,你,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简直,简直……”不知廉耻。

范氏也被羞得脸通红,面上一副被侮辱的神色。

大夏这个时候虽然民风还算开放,但还没开放到可以把磨镜之好搬到大面上来的地步。

庞氏的话,完全算的上一种侮辱调戏。

虽然,她实际上只是下意识的怼人,根本没想那么多。

范氏突然委委屈屈道:“姐姐,就算你看不惯我,也不该跟一个孩子过不去。我们都是大人了,难道不应该让让孩子吗?”

庞氏冷着眼睛看她:“你看我傻吗?”

范氏:“……”

庞氏:“呵,眼下什么光景?我跟你是什么关系?我厌恶你都来不及,你竟然让我把我自己儿子留给我的座位让给你儿子?你真是好大的脸!”

“既然我是嫡母,那他平时不孝也就罢了,这个时刻懂点儿事,也算是他弥补了平时遗漏的孝心了。”

范氏脸色一变,庞氏这话简直是在败坏她儿子的名声。

她儿子才多大啊!

她怎么那么毒的心?

这个时候,她倒是忘了自己存着什么样的坏心思了。

范氏的儿子虽然年纪小,但是也懂事了。

他刚刚站在一边不说话,就是在等着他姨娘和爹爹给他抢座位。

但是眼见着他姨娘脸色不佳,嫡母庞氏还稳稳地坐在牛车上。

他自知,今日这牛车是坐不上了。

本来就是个被宠坏的熊孩子,不满之下,开始撒泼打滚起来。

“哇——我要坐车,我要坐车,我不要走路了,我好累啊!呜呜呜……”

温绍廉被小儿子的哭声弄的头疼,没好气儿地对庞氏道:“你一个大人,跟孩子计较什么?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

庞氏看傻子似的看他一眼,一言没发,直接指挥儿子,赶着牛车走了。

真可笑,就是因为知道现在是什么光景,她才懒得跟他们虚与委蛇。

这要是还在府中,她能随便这样说话?这样做事?

温老夫人再是明理,也看不得儿媳妇天天跟儿子对着干。

不止别人厌烦,就是庞氏自己,天天吵架也烦了。

她早就厌倦了府里的生活,如今遭遇流放,她只觉得身上的枷锁都被卸下,整个人说不出的轻松。

何况,她想起离府之前她跟温老夫人的协议。

只需要熬过这流放的五年,她回去就能和离了。

那是她新生活的希望,是她的向往。

所以,现在随便温绍廉和范氏蹦跶,她就当看耍猴了。

母子三人谁都没理那对奇葩,悠悠的赶着牛车走了。

现场好不尴尬,就是温绍廉的大哥,温大老爷,也有些替二弟脸疼。

这,夫纲不振啊!

温绍廉气得脸皮子都哆嗦了,但是他自认为自己是个体面人,不爱在这些事上纠缠。

因此,他做不出上前追赶牛车的举动。

但是范氏的小儿子只是个孩子,平时在府里,二房的后院称王称霸。

如今自己的要求没有满足,他突然间起来,小手抄起一块石头,就往牛车的方向砸去。一点儿都不在意,这石头会不会砸到其他无辜的人。

也幸好温嘉言因着自家家庭不睦,小时候生了要学武保护娘亲妹妹的心思。

即便不是绝顶高手,此时面对飞来的石头,也能眼疾手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