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124章 楚月儿成亲(四)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第一百二十五章楚月儿成亲(四)

林氏进了新房后,还给楚月儿塞了一张二十两的银票,一对银镯子。

楚月儿推辞,林氏劝她。

“这是林姨给你的添妆,你不要推辞。长者赐不可辞,何况到了婆家就是人家的媳妇儿了,自己嫁妆厚才有底气。”

楚月儿一下子就哭了,她哪有什么嫁妆。

唯一称得上嫁妆的东西,就是那匹她爹据理力争要过来的一匹布,还被她给裁了绣东西。

她娘倒是想给她,可是也无能为力。

在林家干活还不到一个月,能攒下多少钱呢?

就这样,她娘还是给她拿了八百文的压箱底钱。

林氏给她的东西,她恐怕一辈子都还不起。

体面的出嫁,在婆家的底气,这些都是林氏用金钱给她堆起来的。

虽然,她觉得宋承峰和她婆婆都是比较好说话的人,但是不得不承认,自己手上有钱,确实有安全感。

“林姨,我会记得你的大恩大德,此生,绝不敢忘。”

“多大点儿事儿,不用太放在心上,以后好好过日子就好了。”

这一天的喜宴,在所有人的努力下,办的有声有色。

席面上因为放的肉多,又舍得给干粮。好久没吃过饱饭和荤腥的人们,是吃的满嘴流油,肚皮滚圆。

到了第二天,宋家村到处传颂。

说新娘子的娘家人好啊,穿着那么好看的嫁衣过来,还戴着一看就很有分量的金簪。

那金簪恐怕就得值二十多两。

且人家娘家人还送了好多东西过来,都值不少钱呢!

他们可是听说了,这个媳妇儿是后来换的,原来的那个不想嫁了,这个才嫁过来。那可真值,真是换对了。

不光外面的人觉得值,宋家自家人也觉得值。

不说那些外在的东西,就说楚月儿这个人,是真的温柔如水,且还勤劳能干。

她来的第一天,宋刘氏就喜欢上了。

宋承峰也对这个媳妇儿非常喜爱,小两口黏黏糊糊的,他时不时的就要亲人家两口,然后傻笑。

惹得楚月儿的脸一直红红的,脸上的热气就从没消散过。

宋家的活没有那么多,宋刘氏不是爱磋磨儿媳妇的女人,宋承峰也舍不得她干什么。除了做饭,几乎所有的活,宋承峰都包揽了。

这幸福的日子,让楚月儿简直不敢相信是真实的,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到了三朝回门的日子,楚月儿才有一点儿真实的感觉。

因为,她马上又要接近地狱了。

楚吴氏等这一天可谓是望眼欲穿,度日如年。

她可是听说了,林氏不仅给她送了新嫁衣,还有不少好玩意儿,而且还有一根分量足足的金簪子。

怪不得那天死活不让她掀盖头,原来是头上藏着金簪子呢!

她真是后悔那天放过了楚月儿,让那个小蹄子把金簪子带出了楚家的大门。

不过,既然回门来了,那就得拿回来,不然,看她怎么收拾她。

宋承峰带着楚月儿回门,提了一盒子糕点,又带了两条子猪肉,知道楚家二房粮食应该不多,还带了二十斤的粗粉子来。

楚月儿嫁到宋家,宋家着实是得了不少好东西。不说旁的,就单单林氏送的那些东西,都够宋承峰娶好几个媳妇儿了。

虽然没想过贪图媳妇儿的东西,但现在媳妇儿终归是自家人了,他当然也得替媳妇儿对岳父岳母尽孝。

他们带着东西回门,楚吴氏就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刚进楚家的大门,坐在正屋门槛上的楚吴氏就阴阳怪气地道:“哟,还知道回来啊!成亲得了那么多东西,就带这么点儿东西回来?没良心的白眼儿狼。”

楚月儿对楚吴氏的谩骂已经习惯了,她从小听到大,不觉得有什么过分。

但是被正值新婚燕尔、蜜里调油的夫君宋承峰听到,就不是个滋味儿了。

“楚老太太,你还是积点儿口德,我家月儿再不济还知道往娘家拿东西。不像有些人,别人帮着置办的嫁妆还要贪墨。”

“你,你个小兔崽子,你说谁呢你!你,你可是得叫我一声奶奶呢!不孝的东西。”

“我奶奶已经作古多年,不过我要劝楚老太太一声,楚家三叔可是快要下场考试了。你这么闹腾,不知道会不会影响他的名声啊!”

楚老太接下来的话都卡在了嗓子眼儿。

是啊,小儿子八月份就要下场考试了。还有三个来月的时间,自己可不能拖了他的后腿,可得好好经营这名声。

想到这里,楚吴氏闭上了嘴,随即又很不甘心地冷哼了一声,才转身回屋。

方氏还以为又要发生一场大戏,没想到被宋承峰三言两语就化解了,简直激动死了。

小宋就是有本事啊,不愧是读过书的人。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方氏乐呵呵地招呼女儿女婿进屋,想着今天可得给他们好好加餐。

楚兰儿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场景,心里一阵阵的抽痛。

那本该是她的未婚夫啊,现在却站在楚月儿的身边。

都怪林氏,都怪林家。

如果林氏不对楚月儿那样好,不送给她那么多东西,那么她楚兰儿也不会那么后悔。

楚月儿嫁过去,若是过的猪狗不如的苦日子,楚兰儿只会觉得庆幸。

可是,楚月儿却过得风生水起。

脱离了楚家,嫁了人,她就像获得了新生一般,整个人都焕发着不一样的光彩。

从她那满脸娇羞的样子,以及与宋承峰之间那甜蜜暧昧的氛围来看,很难不让人知道,她是幸福的。

她幸福,楚兰儿便不痛快。

这表明,她的选择是错的。

她不要承认自己的错误,那样太可笑了。明明是自己的,却拱手让人,谁能甘心?

可是,现在,她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该怨谁了。

只怪林氏吗?

不,不是的。

还怪李氏,怪楚吴氏,也怪宋承峰,为什么不坚持娶自己?怪宋父,为什么要意外去世,耽误自己嫁给宋承峰?

他家要是还好好的,自己可能不愿意嫁吗?

怪她们所有人,是他们,一起,毁了自己。

不,她没有毁。

三叔马上就要科考了,等他考上了举人,自己就是管家小姐,那么她以后,肯定嫁的比楚月儿好。

对,她一定比楚月儿嫁的好。

那个泥腿子,她才不稀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