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一百四十一章 寻“妻”?

第一百四十一章寻“妻”?

当然,无论邱大壮怎么在心底腹诽,他都不敢说出来。

这一整个王府,从老到小,都是疯批。

没看到,那个宁王才十岁的小外甥,刚刚都拿“冰碴子”般的眼神来戳他吗?

合着密谋抢人家媳妇儿还成了合法的了?

邱大壮接着淡定开口道:“你们王妃,现在正在辽州府下的河阳县东阳镇,我不知道具体住在哪里,我就知道镇上的楚记粮铺是她家的。”

现在已经进腊月了,就是现在出发,快马加鞭,这么大雪封路的情况,就是跑死了马也得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到辽北地区。

邱大壮开了个玩笑:“呵呵,你要是现在去接你家王妃,没准还能一起在辽北过个年。”

宁王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就开始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

想着想着,就开始想美事儿。

不知道夕儿见到他会不会痛哭流涕,梨花带雨地扑到自己怀里。

听说,她有一个女儿了,那正好,带回来一起养着。

这么多年,她独自一人养着“他们的女儿”,也是辛苦了。

不过夕儿可能失忆了,有可能不认识自己,不过那样的话,肯定对自己又是一见钟情的画面……

俗语有云,白日梦都是不切合实际的。

果然,俗语诚不欺我。

邱大壮心里腹诽,面上还得配合。

内心的小人疯狂大喊:“我太难了!”

最后,整个王府的人一致决定,管家和小外甥孔茗辰在家里留守后方,装饰王府,争取给多年未归(实际从来归过)的王妃一个好印象。

然后,宁王带着邱大壮和王府的二十个护卫,暗处五十个暗卫,一起去接“王妃”。

邱大壮万万没想到,他明明是来跟好友一起喝酒,最后竟然把自己搭进去了。

而在辽北地区,却在经历着一场人间酷刑。

去年这个时候,辽州府已经经历过一次小档次的旱灾,一场中等层次的雪灾了。

今年,老天爷竟然又来。

除了河阳县,因为灵水农药和粮种的存在,生活仍然安居乐业,其他地区的百姓简直是怨声载道,叫苦连天。

可是让人意外的是,整个辽州府的知府大人,竟然没什么作为。

偶尔开仓放粮一次也是治标不治本,甚至据领到粮食的人称,那粮食都是发了霉的粮食。

好多百姓领了粮食回去吃,都拉肚子生病。

有人说这是去年沉积的粮食,知府大人放在粮仓里,没舍得拿出来。结果今年开春时候,雪化了,潮气太重,粮仓的粮食就这样都发了霉。

只是,这小道消息,百姓们只敢私下里偷偷地说,谁也不敢放到明面上来。

没看到那守着粮仓的侍卫个个都人高马大,器宇轩昂的吗。

普通百姓站到人家面前,就跟老鹰捉小鸡似的。

百姓们敢怒不敢言,越来越多的人涌向河阳县。

大家都听说了,河阳县令是个仁善有作为的。

听说,河阳县的百姓今年旱年竟然都没有粮食减产。

可见是河阳县令治理的好,老天爷看他顺眼。

百姓们抱着希望而来,却不知道,被他们寄予厚望的县令此时焦头烂额。

摊上一个不管事儿不作为的上司到底有多头疼,看看傅青云就知道了。

有几个心软又扛不住的临县县令都跑来借粮食了,傅青云有心无力,实在是心累啊!

这个时候,他又想到了那对不平凡的母女。

去年,就是因为他们捐粮,度过了一段时间。

且她们还提倡喝牛乳羊乳,打破人们的观念,帮着好多人度过了饥饿的难关。

难道今年还要去求人家吗?

这个冬季还没过一半儿呢!

总是逮着一只羊薅羊毛,他也是不好意思的。

不过,为了百姓的命,不要他的脸,他也是豁的出去的。

某天,他拉着隔壁县的五六个县令,来到了河下村,找到了林氏,然后商量“买”粮的事情。

要丢脸,那就大家一起丢脸。

嗯,同来的,还有他的夫人和儿女。

这几个县城,也不是都是非常穷,没银子的。

只是,现在有银子也不好买粮食。

那些大粮商哄抬粮价,知府管都不管。

外面百姓饿的头晕眼花,粮铺里的存粮却还满满当当。

除了河阳县的粮价稳定一些,其他县城的粮价一天一个样儿。

其实有的粮商就是故意的,他们知道行业内崛起了一家楚记粮铺。明明没什么根基和背景,可是卖的粮食深受大家的喜爱。不仅是高门富户喜欢买他们的粮食吃,就是普通百姓也喜欢。

不仅如此,现下年景不好,粮价贼贵,这楚记粮铺竟然还充大尾巴狼,天天在楚记粮铺的门口施粥。

哼,他们不是要当好人吗?

那就让他们当个够,把流民都挤兑到东阳镇去,看他们还接济的过来不。

楚念柒:说句实在的,要不是怕被别人发现,还真接济的过来。

就这样,在自然和人为两种压力下,越来越多的流民涌向东阳镇。

楚记粮铺门前的一桶粥,已经变成两桶,最后甚至还加了两桶牛奶。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每个人过来喝粥的人,喝的惯牛奶就给半碗粥半碗牛奶,还能提高这些流民的免疫力。

这些奶牛奶羊,吃的是加灵泉水浇灌的粮食作物的秸秆,产出来的奶腥味儿很小,还带着一点清香。

很多人都喝的惯,甚至还有大户人家跑到粮铺定牛乳喝的。

因为去年就有人传,喝牛乳不仅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还能变白。

渐渐的越来越多人接受牛乳羊乳,价格都变高了。

楚记粮铺的举动大家都看在眼里,知道这背后的东家是个人善的,于是,几个县令都厚着脸皮来了。

他们都和和气气的,温温润润的,毕竟,就算你是当官的,但凡长了点儿良心的,也不能随便以权压人,让人家拿粮食出来吧!

更何况,人家已经做得很好很好了,总不能一个劲儿可着老实人欺负。

他们来找林氏,也是给林氏一个赚银子的机会的。

“呵呵,林娘子啊,我们,那个,我们想在你这里买一些粮食,不知是否可行。”

傅青云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