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六十章 想蹭饭?没门

第三百六十章想蹭饭?没门

李氏没想到楚子贵这个兔崽子,竟然送了贺礼连席面都不吃。

平常农村人赶上红白之事,那是恨不得随了三十文钱,把全家叫上去吃饭的。不把饭食堆到顶了肚子,那是不下桌的。

他们跟林家的关系不好,可不就等着这几个死小子做桥。

林家现在有钱了,那席面能差了吗?

只需要三十文,全家就能吃上一顿好的,那绝对是占便宜的事情。

她的金宝都好久没沾荤腥了。

可是那几个小子倒好,送了一份不知道是什么的贵重礼物,连饭都不吃了。

她还以为,她能省下三十文钱呢!

“唉,你这个兔崽子!”李氏看着楚子贵三人跑远的身影,气得在原地破口大骂。

回过头把火都撒在了楚满囤身上:“二弟,我家大郎二郎不懂事也就罢了,你一个大人难道也不懂事吗?哪有送了礼连饭都不让人吃的?”

在场的就剩下楚满仓、李氏和楚子金了,楚兰儿并没有跟着来。

旁边还有被阻拦着不让进的杨金花一家,此时她满腔怨愤,正好有了引子。

听到李氏的话,不免帮腔道:“就是,你们林家是什么样儿的人家啊?那么有钱,怎么这点儿礼数都不懂呢?”

楚满仓虽然没说话,但是看着楚满囤的神情也不好,一副失望的样子。

楚满囤神色发冷,看着这群人道:“可不是我不让三个大侄子吃席面的,刚刚其他人也听见了,是二郎几人自己不吃,大概也是不想和别人一道吃吧。不过,这都不是事,待我告诉了林妹子和念儿,她们自会再请几个侄子吃饭。至于大哥大嫂,还有这位杨家的住家闺女,就请吧!”

说完,就转身走了。

并且还对门房道:“把门守好了,可别让那些居心不良的人破坏了喜宴。”

门房:“是。”

这下可把大房一家气坏了。

楚满仓气得胸口不断起伏:“这个老二,越来越不成样子了。”

李氏酸道:“可不是嘛,这是沾了林氏的光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们二房一家都发达了。早知道这样,当初还分什么家啊?”

楚满仓没说的是,他们哪是只分了家啊?

分家了,有母亲这份儿亲缘在,他们还能以孝道拿捏住他。可是逃荒路上,他们可是差点儿把二房的闺女卖了啊,他们早就断了亲了。

不说他们两个后悔,就是楚吴氏也是后悔的。

她也找过楚满囤闹过两次,可是楚满囤和方氏性子都比原来强势了不少。他们这里又没有多少楚氏族人,还不住在同一个村子。

说句不好听的,大家都离乡在外,原河下村的村民还想巴结着林氏给他们指一条明路呢?

咋可能还继续跟着楚吴氏闹?

大房一家灰溜溜地走了,杨金花没能进林园吃席面,气狠狠地回了娘家。

她生下两个孩子之后,她爹看在两个孩子的面上倒是和她关系缓和了一些。看她们过的不好,总是时不时的接济两个外孙。

此时,她的继母和继妹正在林园帮厨,只有他爹和继弟在家。

林园办的是流水席,继母程氏之前给两人传了话,等人家吃完了他们再去,吃最后一波,别给人家添乱。

杨金花回来气不顺,便开始打孩子。

这两个孩子大的儿子不过才十岁,小的女儿也才六岁。

可是,她本不是一个慈和的主儿,生活的磨难没有磨平她的棱角,反而让她愈发刻薄寡恩。

以前的她,虽然蠢,但是有时候还有点儿心气儿。

现在的她,不仅蠢毒,还多了一丝生活的算计。

杨金花的父亲杨大牛看到她打孩子,忍不住心疼,赶紧劝道:“你这是做什么?自己心气儿不顺拿孩子撒什么气?”

说着,站起来把她拉开,又把两个外孙拉到自己身边哄着。

到底是自己的孩子,狠狠打了几巴掌出了气,看到他们哇哇大哭,她心里也不好受。

有人递台阶自然就借坡下驴,住了手。

蒋海山冷眼旁观,自始至终都不发一言,他对这个继姐可谓是厌恶至极。

杨金花刚压下去的火气,在看到他的冷漠面孔时徒然又烧了起来。

“你看什么看?你不过是寄人篱下靠着我杨家施舍给你一口饭吃才活下来的狗崽子,还敢拿那种眼神看我?”

这话一出,蒋海山的目光更加冷漠了,且直直的看着她,目光中全是嘲讽和厌恶。

杨金花从小就欺负这对姐弟到大,那个时候他们从来都是低着头不敢吭声的,什么时候用这样眼神看她?

她不过嫁人几年,没回娘家罢了,他就猖狂起来了。

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杨金花迅速走到他面前,扬起手来就要给他一耳光。

她还以为蒋海山是曾经的小可怜,想打就打的。

谁知,突然被他抓住了手。

“你还真以为我怕了你,活该被你从小欺负到大吗?今后,你再敢动我一下试试?”

杨金花大怒:“我就是要打你,我不仅要打你,我还要打你那个贱种妹妹。”

杨大牛本是在哄外孙,哪想到这两个大人打起来了。

“海山,快住手,她是你姐姐啊!”

这时杨金花已经抬起了另一只手要打人,蒋海山一推,就把杨金花推了个仰倒。

杨大牛已经走了过来,赶紧扶起杨金花。

到底是自己的亲闺女,哪怕再气,也是疼的。

“海山,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跟女人动手?”

蒋海山讽刺一笑:“是啊,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跟女人动手呢?就该老老实实地站着,让她扇我巴掌才对。就像小时候那样,她想怎么打我和妹妹都行,只要她不哭不闹不作妖,我们就得受着。”

杨大牛被他讽刺的老脸一红,他也是后来才知道杨金花小时候竟然那样虐待蒋家兄妹俩。

他是一个男人,得出去干活挣钱,在家时间不多,真的不知道这回事儿。

况且杨金花小时候心眼也多,明明是欺负别人,她爹一来,她就哭了,好像受了委屈的人是她。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个道理,在哪里都管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