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八十章 修改孝法

第四百八十章修改孝法

也许是今日的早朝注定不平凡,虽说早朝之前的热闹让众人暗搓搓看了个过瘾,但早朝上不见血的厮杀,才更扣人心弦。

林丞相如今不再上朝,文官之首的位置,沈太傅已是独占鳌头。

他不需要说话,只要站在那里,一个眼神,就有无数的人替他做马前卒。

这不,高公公刚喊完:“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沈太傅党就有人出列,“启禀皇上,如今丞相一职空虚,百官无首,该有有能之士当任,替陛下分忧解难。”

底下站着的林轩风和林轩雨气得要死,这群狗东西,趁着他们爹不在,就使劲儿弹劾。

皇上眉头一挑,下面夏千俞出列道:“林丞相如今只是暂时被罢官,对于之前的事情还没有定论,怎么这个意思成了丞相直接被罢官了,连这接任的下家都找好了?”

“丞相的事怎么就没有定论了?丞相不孝,教女无方已是板上钉钉,任谁再说什么也无济于事。”

“呵,这不孝之事过会儿再谈,我们先说说教女无方之事。你说丞相大人教女无方,怎么个无方法?”

“这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怎么还需要我说?”

“嗯,你不说出来,我怎么判断,你的脑子丢失了哪一块呢?”

“你,你怎么人身攻击?”

“呵,攻击?我看你倒像是一只大公鸡,打鸣还挺准时准点。”

“你,不管你如何巧言令色,林氏女失了名节之时都是事实。”

“哦~~失了名节就是教女无方啊!这事儿,你不妨问问太傅大人。”

“……”大意了。

沈太傅刚刚听见那位官员说名节之事就觉得要坏事儿,没想到会坏的这样快。

他暗暗瞪了那官员一眼,那人额头冷汗直冒,心里慌得一批。

无差别攻击,把他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

夏千俞见他不说了,讽刺道:“怎么?丞相之女失了名节就是教女无方,太傅之女失了名节就不吱声了?你这狗腿子做的,比公鸡还称职。”

皇上见火候差不多了,威严判决道:“趋炎附势,谄媚小人,毫无原则,来人,将其停职查办!”

“是,陛下。”

那人声嘶力竭的大喊,“陛下,微臣冤枉啊!”

但是没有人为他求情,沈太傅隐晦地看了一眼头上的天子。

看来,这圣上是要对他沈家示威了。

这停职查办可与丞相的暂时罢官不一样,到了这个位置,哪个官员手底下没点儿事儿呢?

不过是可大可小,看皇上愿不愿意跟你计较罢了。

如今这位官员,显然皇上是要计较一番的,那他犯下的事儿最好少一些,或者不严重,否则,等待他的惩罚,定是严厉非常。

这位官员被带走,朝堂上一片寂静,暂时没有人敢出头说话。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这话,不是说说吓人的。

这个时候,大概也就是夏千俞这个皇上的亲儿子不怕他威严的冷脸了。

大概是已经看透了这张威严面孔下,那颗狗腿的心。

“启禀圣上,微臣有本启奏。”

“准。”

夏千俞手中的奏折被呈了上去,长身玉立在金銮大殿之上。

声音郎朗道:“微臣这些日子走访探查,想要在各种人群中探知孝的意义,倒是让微臣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世人皆以孝顺父母为美好品德,这本是世间乐事。但如果,让圣人知晓,许多父母以此为利器,拿捏自己的儿女,使其为自己牛马,也不知圣人是否会难过痛苦。”

“城南郭家,郭老太太继室出身,苛待原配子女,多次陷害嫡长媳妇,使其小产多次,不能生育。强迫原配长子娶娘家侄女为妻,儿媳妇还没死呢,就扔在后院让其自生自灭。但凡长子反抗,就以孝道为借口,威胁其前程官途。”

“大夏的孝法,就是为了给这样的毒妇借口作恶?”

“城外榆门沟徐家,徐老太太共育五子,徐老爷子看重大儿,徐老太太看重小儿。这中间的三个儿子,便成了这老两口剥削压榨的对象。其中,以三儿子最甚。地里的活要干,外面的短工要打,娶媳妇儿在最后。娶了媳妇儿回来后,也是为家中做牛做马。最可气的是,生下的孩子,也是一大家子的奴隶。就是这样,也逃不过父母的偏心。以孝道为借口,卖了他们的女儿,为老两口的大孙子娶妻。最后,这徐家老三,杀了全家三十几口人的命,又上吊于山下。”

“大夏的孝法,就是为了制造这样的人间惨剧?”

“如今,刑部大牢关着的贪官刘大人,最初收受贿赂的缘由是什么?是乡下的父母,逼他拿钱给家里的兄弟掏钱娶媳妇儿。在此之前,他们已经掏空了刘大人的家底。但凡他有一点忤逆,便被父母指着鼻子骂不孝,甚至连断亲都做不到。这样的父母,就像是吸血蚂蟥,一旦沾上,便是使劲儿拍打,才能掉。可是那具有生恩的父母,岂能拍打?”

“大夏的律法,就是为了给这些人提供武器,伤害自己的官员吗?大夏又要因为这样的原因出多少贪官污吏?要知道,刘大人此前是一个为国为民的好官。这样的父母,不仅折磨了自己的孩子,还磨灭掉了一位大夏年轻有为的官员。”

“我说的只是九牛一毛,大家见了这些事,还是要坚持那可笑的愚孝吗?”

“要知道,那后院中,不一定哪一天,就可能是你们的亲戚、姐妹甚至是女儿。那样满门被自家人屠杀的情况,不一定哪一天,就发生在自家。那坚持不住父母磋磨的年轻人,不一定哪一天,就走上了贪官污吏的路子。”

………

朝堂上一阵寂静,饶是沈太傅也说不出什么。

后宅之事,虽是女人间的阴私之事,但是那其中的惨烈程度,丝毫不比前朝的拼杀小。

那些常耍阴谋诡计的男人还好,那些大老粗直来直去的男人,登时就受不了了。

无他,夏千俞给的案例太惨烈,太具有代表性了。

他们不想这样。

农历七月八日的大朝会上,当朝皇帝夏侯照,亲自下令,重新修改《孝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