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四十六章 惩罚

第五百四十六章惩罚

有了这个道士的指引,接下的事情就很好办了。

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她下手,道士甚至连作案方法都帮她想好了。

把那药粉倒在动物的皮毛上,那药粉粘在皮毛和衣服上都不容易掉。只要在人经过的路上,吓一吓那小动物。闻过这种味道的小动物,天然对孕妇不喜,它自然就知道找人攻击。

事后再喝上三顿安胎药,那打胎效果,真是神不知鬼不觉,杠杠的。

把一切都交代了的刘嬷嬷痛哭流涕,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忏悔。那模样,跟每一人做错事真心悔悟的罪徒没什么区别。

“王爷,老奴真不是故意的,老奴就是一时鬼迷心窍了,王爷恕罪啊!”

楚念柒:“好一个不是故意的,你一句不是故意的,就能陷害我娘,差点儿让我娘失去孕育子嗣的能力?你是鬼迷心窍了,还是蓄谋已久了,你自己心里清楚!”

刘嬷嬷傻了眼,“什么失去生育能力?那人明明说,只是无知无觉的流掉孩子啊?”

楚念柒:“……”呵呵,合着你以为你做的是无痛人流,但实际上却是绝育手术?

刘嬷嬷脸上的神色不似作伪,她应该也是被人算计了。

但谁让她蠢呢?

这明显就是个局啊!

她从进入那个首饰楼开始,就已经被人盯上了。

不对,或许是从出了王府的大门开始,就已经被人盯上了。

背后之人,走一步算十步,一环扣一环。

从收买赵家人折磨赵老太太,再到让韩嬷嬷钻了无人看守的空子跑出来报信,使得王府空虚,给刘嬷嬷下药的机会。

每一步,她都算计好了。

真真是给下药的刘嬷嬷提供了天时地利人和的绝佳作案机会。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计划之外的变数,算漏了楚念柒这么个人间阴谋粉碎机。

背后之人若是知道,坏事儿又坏在楚念柒身上,怕是会哭吧!

事情到这里,大概已经可以结束了。

不管刘嬷嬷到底知不知道事情最后的结果,都已经不重要了。从她给林氏下药算计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注定了必死的结局。

而她那个侄女,作为事件的知情人、参与者,以及成功之后的最终受益人,也逃脱不了被发卖的下场。

他们都知道,事情到这里,估计是查不出幕后之人到底是谁了。

这么几个蠢货,被人当枪使,却连人家的底细都不知道。刘嬷嬷好歹还看清了那道士的脸,赵家那些蠢货,甚至连人家的脸都没看到。

但刘嬷嬷看到的那个道士满脸都是白胡子,白眉毛的,见了跟没见一样。因为,这很大概率上是易容了。

所以,最后还是一点儿人家长相的线索都没有。

抓到手的人证如此蠢笨,他们还查什么啊?

况且,也没必要费那么大的劲儿去找那些无关紧要的证据。

到底是谁恨不得林氏和宁王府落的这个下场,那真是不用想,也知道是沈家人。

至于是哪一个?

呵呵,反正他们本来就是要把人家一窝端的,是谁真的不重要了。

但也许是没能抓到幕后之人的把柄,宁王心里还是憋了一口气。

惩罚人的时候,相当的阴狠凌厉。

刘嬷嬷被杖毙,她侄女还有滢珠以及那个负责在花园里驱使猫攻击林氏的丫鬟,都被打了二十大板,然后发卖到了妓院。

这几个人,真是无一例外地觊觎宁王,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做一做那压正妃一头,称霸整个王府后院的宠妾。

而那个在太妃院子看门,放刘嬷嬷进去把橘猫抱走的嬷嬷,则是被打了十大板,赶出王府,发卖到牙行。

那个嬷嬷简直都要冤死了,天知道,她真的只是抱了个猫。

根本不知道那刘婆子这么能作妖,竟然往猫身上下药啊!

毕竟,正常人谁那么变态,连猫都不放过?

还是林氏看不下去,求了个情,不发卖她,只把她打了十板子,赶回家去。

这才算罢!

但对刘嬷嬷的惩罚远不止于她的死。

宁王越想越来气,越想越后怕,直接找了个由头,抄了刘嬷嬷的家。

刘嬷嬷一家子都给宁王府做事,她的丈夫和儿子是王府某个庄子上的管事和账房。

一家人并没有住在王府当下赏下去的宅子里,平时都是住在庄子上。

宁王派人去拿人的时候,庄子上只有刘嬷嬷的丈夫和几个小妾。

当时已经是傍晚了,王府侍卫去抓人的时候,她丈夫正在和几个小妾做一些不可描述之事。

天知道,王府侍卫们闯进屋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刘嬷嬷在王府累死累活的算计,她丈夫在庄子里作威作福,花天酒地。

这叫什么?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啊,呸!

这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恶人自有恶人磨,活该!

侍卫们在心里腹诽了很久,才黑着脸让他穿衣服,起来去找他儿子。

大概是被王府的侍卫们吓到了,那男人本就是个又怂又渣的男人,除了花言巧语,真是别无长物。

被高大威武、气势迫人的侍卫们一吓,真是老老实实的领着侍卫们去找他儿子。

王府侍卫们也是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人家不住在王府赏赐的宅子里,是因为人家早就买了大宅子。

看着眼前豪华气派的三进大宅子,王府侍卫们一阵傻眼。

如今,当庄子管事都这么有钱了吗?他们现在立刻马上的换职位,还来得及吗?

侍卫们手动合上自己快要惊掉的下巴,跟着男人进了院子。

然后,又看到了一副辣眼睛的景象。

该说他们不愧是父子吗?

口味儿都这么重?

辣眼睛的方式如出一辙?

不管如何辣眼睛,如何一波三折,最后这些侍卫幸不辱命,还是把这对父子带走。并且,把他们的家给抄了。

这不抄不知道,一抄家才知道谁是大佬。

王府赏给他们的宅子,里面倒是清减寒酸,看着倒像是忠仆之家。

然而从那座三进的大宅子抄出来的东西,真真是比一个正五品朝廷命官的家底还要丰厚。

怪道人说,宰相门前七品官。

这王府出来的内院总管嬷嬷,何止是七品官的家底儿可以相媲美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