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二十五章宁王终于见着媳妇儿了

第三百二十五章宁王终于见着媳妇儿了

宁王昨日宿醉了,头疼欲裂。

这个夏千俞,也太不会照顾人了。

他喝醉了,都不知道给他来一碗醒酒汤吗?

宁王扯着衣服,揉着太阳穴,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他的本意只是想叫个人来给他上壶茶,偌大的林园,下人太少了。这客人一来,都没有专门侍奉的,也太失礼了吧!

但是他忽略了他目前是个衣衫不整,头发蓬松的满身酒气的汉子。

林氏让人把东西搬进园子,就往夕园走去。

她想换一身衣服,再去见夏千俞的客人。

然后,就在去夕园的路上,碰到了一个走路不稳的男人。

从正门到夕园,还隔着一片竹林,所以林夕儿一开始没有注意到这个男人。

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走过了拐角,两人相差不到五步。

林夕儿本想侧身让他过去,可巧,一直揉着太阳穴的宁王抬起了头。

风吹竹林飒飒声,四目相对,宁王仿佛感受到了脑仁噼里啪啦的声音。

他这是,还没醒酒?

以前也梦到过林夕儿,只是这么多年来,她的面貌越来越模糊,梦见的也都是过去的场景。

这还是时隔多年,第一次看到这么清晰,生动、鲜活的林夕儿。

宁王激动地心都烫起来了,一下子就冲过去,把林夕儿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夕儿,夕儿,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他根本没想过这是真实的林夕儿,他只以为上天垂怜他,让林夕儿入梦了而已。

宁王的力道实在太大,让林夕儿也从初见宁王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眼前这个人,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复杂了。

理智上应该是恨他的,但又不得不承认,他大概是她这么多年来,少女心思唯一的安放处。

但到底,林夕儿不愧是林夕儿。

只怔愣了两秒钟,她就冷静下来。

瞬间抽出头上的簪子,稳准狠地扎向了宁王的肩膀。

宁王被扎的一个机灵,瞬间清醒了些。

趁着他稍微放松之际,林夕儿挣开他的怀抱,一脚把他踹了个仰倒。

“来人。”

夕园立刻出来两个丫鬟,还有两个婆子也快步走来。

林夕儿冷静地看着宁王,对着她们道:“把他给我绑起来,再派几个小厮过来。”

“是,夫人。”

宁王殿下都懵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他才刚见到真实的夕儿,就面临这样的事情,他的心实在受不了啊!

“夕儿,夕儿,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儿?你让她们绑我干什么呀?我好不容易才见到你啊!”宁王崩溃道。

“是啊,你也没想到吧,我还活着。但是今天,你还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就另说了。”

“我不走,我不走,我不离开你,我找了你十四年啊,我怎么会离开你,夕儿……”此时的宁王,被眼前的场景刺激的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宿醉的大脑阵阵作痛,肩膀被簪子扎的伤口也在冒血,偏偏那粗使婆子的大手也是粗鲁实在的狠,毫不怜惜他这朵男人花。听从主子的命令,一点也不含糊的把他捆了个结结实实。

他不明白为何林夕儿会对他是这样的态度,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一遍又一遍的诉说着,他找了她好久,找了她十四年。

可是这话在林夕儿听来,就是罪证,就是挑衅。

“呵,真是贼心不死,竟然找了我这么久,可惜,你要失望了。今天,就做个了结吧!”

宁王心都要碎了,他知道自己爱慕她是痴心妄想,不然当年也不会偷偷求了圣旨不敢让她知道。

可是,这么多年的寻找和等待,注定是得不到一个好结果吗?

那还不如让他一直找下去呢!

找到七老八十,至少还有个希望活下去。

等到他快死的时候,如果有幸见她一面,就可以幸福地告诉她,他找了她一辈子,也爱了她一辈子。那个时候,她还会不会骂他贼心不死?

会不会,稍微有一些感动,在以后某个时候,想起他呢?

可是眼下,她就要给自己一个了结了。

那他以后漫长的岁月,该怎么度过呢?

两行清泪流下,巨大的悲伤席卷整个心脏,宁王悲痛地晕了过去。

粗使婆子吓坏了:“夫人,他,他晕过去了。”

林氏眸子闪了闪,但还是冷下心肠道:“让两个小厮,把他抬到夕园来,不必松绑。”

“是。”

夏千俞知道楚念柒要回来了,出去接个小未婚妻,再顺便亲昵一下的功夫,宁王就出事儿了。

他真是佩服死了他的运气,怎么就那么衰?

路都给他铺到头了,临到了,他还能被揍一顿,这种运气,谁能扛得住?

夕园小客厅,林夕儿冷着脸端着茶坐在上首,夏千俞和楚念柒分坐两边。

至于捆着被放在外间榻上的宁王,林氏连一个大夫都没给他请,就让他那样露天放血。

夏千俞的石头心肠,难得稍微有了一丝同情心。

“岳母大人,这人就是小婿请来的客人,他,不知他犯了什么错?”

林氏放下茶杯,看着夏千俞,严肃认真道:“千俞,你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吗?”

“大夏宁王,皇上的七弟,还有什么啊?”

“他,他还是派人来刺杀我们的人!”

夏千俞:“……??”

楚念柒:“……??”

两人对视一眼,眼中同时露出“什么时候”的疑惑。

林夕儿深吸一口气,觉得此时什么话都该说清楚了。她不能让宁王那张伪善的面孔,欺骗她的女婿。

“念儿,你之前不是在问你外祖家的事情吗?今日,娘就告诉你。娘是当年的丞相府嫡女,被圣上赐婚给这个男人为宁王妃。可是,这个丧心病狂的男人,他不愿娶娘,却又不肯正大光明的退婚,使了那等下作的手段算计我。我被贼人掳走,辗转到辽州府,得以保全性命,苟且偷生。但是没想到,他怕我破坏他和妻子的生活,竟然想要斩草除根,屡次派人来杀害我。你说,这样一个人,我怎么能放过?”

林氏说完,本想等着楚念柒二人跟自己同仇敌忾的。然后,就看见二人一言难尽的表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