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六十二章 一家人

第五百六十二章一家人

林丞相皱眉道:“我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你不算林家人了吗?”

林春寒扬唇一笑,嘴角带着讽刺,道:“是,您是早说过。但我祖母,赵老太太,她不也不属于林家人了吗?”

众人沉默,严格来说,确实如此。

但赵老太太就林丞相一个儿子,赵家人都在蹲大牢。她死了,难道还让她曝尸荒野不成?

林家人本着道义来办这场葬礼,没想到倒是给林春寒钻了空子。

其他人也不再理林春寒,只盼着她赶紧上完香,赶紧滚蛋。

但林春寒显然没有这样的觉悟,何况这一次,她也不是一个人来的。

冯珏和冯瑶也都来了,站在她身后。

冯珏表现还好,全程都像一个正常的给长辈悼念的小辈,只是年纪小心思也都写在脸上。谁都看的出来,他想亲近林家人,甚至是得到林家人的帮助。

这段日子父亲和祖母都像变了一个人般,虽然对他还好,但是他的母亲已经受了好多委屈。

这个时候,他特别希望丞相府能为他的母亲撑一次腰。

而冯瑶呢?

她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林憬淮,心思挂在脸上。

她现在已经不去上学了,她也没有脸面上学,一去书院,别人就那样看她,甚至在背后说她,她厌烦那样的学院生活。

她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家里家里不消停,书院书院也不安稳。

现在,林憬淮就是她唯一的出路了。

以前她还是因为喜欢林憬淮,所以想嫁给他。现在想嫁他的心思,就复杂多了。

以前除了嫁给他还有其他不错的路可以选,现在只有这么一条不错的路可以供她选。

就算,就算是嫁给他做妾,也比嫁到别人家要好。

冯瑶打定了主意,更加殷切地看着林憬淮。

但林憬淮此时化身直男大棒槌,只要我不往你那边看,你这个人就当没出现。

他实在是怕了这个表妹了,唉,要是所有表妹都像念念那么可爱就好了。

还在青山书院读书的楚念柒打了一个喷嚏,周暖赶紧小声关切道:“念念你怎么了?不会是染了风寒吧?你记得吃药,仁济堂卖的风寒丸效果不错,这阵子倒春寒,染了风寒的人特别多,吃过的人都说仁济堂的风寒丸效果最好。一颗小药丸,吃起来比那一晚苦兮兮的汤药可方便多了。”

楚念柒:“……”在本人面前安利她出品的药丸子可还行?

周暖没注意到楚念柒微妙地表情,还小嘴叭叭的在楚念柒耳边说个不停。大概觉得自己这一波宣传已经很到位了,话锋一转,就到了另一个话题上。

“唉,听说,那位,就是赵家那位老夫人走了?”周暖说这话的时候,还略微有点儿遮遮掩掩的。

大概也是觉得,这件事儿在林家人这边还是有些尴尬和微妙的。

林家没给京中任何人消息,他们这些实在亲戚就是得到了一点儿风声也不敢贸然登门,就怕犯了人家的忌讳。

楚念柒淡淡道:“嗯,今天就要出殡了。”

周暖:“那你今天怎么没有请假回去啊?我听说,就连在青山书院上学的冯珏都请假了。估计他应该就是请假,去送那赵老太太吧!”

楚念柒不语,是不是要送赵老太太不知道,但是想搭上林家却是真的。

冯珏读书挺好,在整个青山书院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名气的。他读书也是相当刻苦,几乎从来不请假。

这一回,能为了这样的事情请假,看来,对林家的迫切,比她想象中还要多。

但冯珏跟楚念柒一般大,性子也不那么讨人厌。楚念柒跟他接触不多,但就几次简单的接触下来,感觉他不像是个心眼多的少年。

其实,抛开他那个心机深沉的母亲以及脑子拎不清的姐姐,楚念柒觉得这个人还是可以的。

但一想到他身后的两个女人,楚念柒就敬谢不敏了。

而此时还在林家的林春寒,还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给初初展露头角的儿子带去了多么大的困扰,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可自拔。

其实林春寒这一次来,没作什么妖。

但是她的姿态,让人看着实在太不舒服了。

尤其是她看着林夕儿的眼神,总觉得那背后深意太重,充满算计,让人不得不防。

也因着她这种姿态,冯珏连想要张嘴请求林家人的帮助,都张不开这个嘴。

赵老太太的送殡仪式在沉默又诡异的气氛中完成,林春寒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离开了。

同时带走了恋恋不舍的冯瑶,以及满脸忧愁的冯珏。

她一走,周氏大呼一口气。

“呼,她终于走了,她一在这里,我就觉得如临大敌,总害怕她冷不丁的出什么幺蛾子。”

温氏没有说话,但从她放松的肩膀可以看出,她的内心想法应该跟周氏差不多。

做出同款表情的,还有一直像一根棒槌一样,站立不动的林憬淮。

呼,那对母女太可怕了,以后遇见冯瑶,他得跑路了。

另一边,已经离开林家的母子三人已经坐上了冯府的马车。

车厢内,冯珏愁眉苦脸地对林春寒道:“母亲,儿子搞不懂,您与外祖父家的关系,为何要弄成那般?您别对他们那么仇视不好吗?”

林春寒突然像是炸了毛一般,转头对着冯珏恨声道:“这是我不想跟他们打好关系吗?是他们从来就没把我放在眼里,从来没有把我当成是一家人!他们眼里只有那个辱没门风,不知廉耻的嫡女。就算我规规矩矩,本本分分,还是不会被他们重视!就因为,他们是一家人,是嫡出身份,而我,是庶出,是姨娘生的,所以他们从小就排挤我!他们那样对我,我怎么跟他们拉近距离?”

“如今我在冯家举步维艰,过的小心翼翼、步履结冰,若是换了林夕儿,他们早就去给她出头出气了,还用得着我上门求助?”

“他们就是没把我当成一家人,从来没有!”

…….

林春寒声音嘶哑,面容扭曲。

冯珏看着,觉得母亲好像精神都有些错乱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