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二十九章 挑唆

第五百二十九章挑唆

那少女满脸自信,刘嬷嬷的脸色却是有些一言难尽。

若是那天没有见过林氏的容貌气度,她对自家侄女还是很有自信的。

她觉得,就算身份不够,有她喂养过王爷的情分在,王爷肯定不会驳了她的面子的。

但是看过林氏后,她心里突然有些不安。

她没读过什么书,不知道那些华丽的修辞比喻。

但拿最通俗的比喻来说,林氏和她侄女的差别,大概就是山珍海味和粗茶淡饭的差别。

吃惯了山珍海味,那王爷还能吃得惯粗茶淡饭吗?

她有些拿不定注意。

但从今日看,王妃也是个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主儿。这样的人固然行事可气,但也有好处,那就是没什么心机。

也罢,她就再等等,等足够了解了新王妃,再把自己侄女送给王爷。

呵呵,也不知道这位嬷嬷是不是年纪大了眼神儿不好,还是养尊处优多年,脑子秀逗了。

她今日只见了林氏一回,对林氏的认识除了外貌,那真是绝了。

不能说是一点儿贴切的地方没有吧,只能说是毫无关系。

看人看到这份儿上,可以说是一歪三千里了。

她还想着给人一个下马威,好奠定一下她王府内院管事嬷嬷地位。没想到,刚一交手,就被人家给了个下马威。

如今还想着把自己简陋无知的侄女给王爷,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她心里觉得宁王有收破烂的特质。

大概是犯了大多数人的通病,觉得一个和离带小孩儿的女人都能当宁王妃,她侄女一个黄花闺女当个侍妾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但是她也不想想,黄花闺女有的是,要是宁王真的下得去嘴,还能轮到她一个奴才的亲戚?

正是因为不将就,才会坚持心中唯一所爱。

也就是她一直把喂养过王爷的事情当个大功劳似的,宁王还真不一定多看重。

想要喂养王爷的人多了去的,谁也没求着她。

给过她月钱的,这不过是她的本职工作罢了。

尊你敬你,是人家的教养,可不是你肆意妄为、拿腔拿调的资本。

这边宁王还不知道自己既沈梦这个疯婆子后,竟然又被一个老婆子姑侄给惦记上了。不然,指不定得多膈应死呢!

新房内,红罗帐暖,锦被翻浪。一夜春色旖旎,迎来旭日晨光。

林氏还想早起给郭太妃请安,但是郭太妃早就派人过来通知宁王,让他们不用早起去。

日头大好,睡到自然醒不好吗?

郭太妃虽然是个老人家,但她可是颇为通情达理的。

想着可能很快就会拥有的白白胖胖的大孙子,郭太妃撸着猫,心情甚好。

不一会儿,内院管事嬷嬷来找太妃娘娘了。

郭太妃搬进宁王府的时间不长,又是特意来给宁王准备成亲事宜的,所以府内中馈还是刘嬷嬷管着。

刘嬷嬷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管着中馈,但转接中馈的前期工作,她还是要打好基础。她可以瞧不上新王妃,但不能不把郭太妃放在眼里。

她只盼着郭太妃在替王妃拿走中馈之后,能给她手里留下一些权利,而不是把她架空,扔到一边。

管着王府内院这么多年,她深刻的认识到,什么都没有拿在手里的权力更有力。

这边丫鬟通报刘嬷嬷前来汇报账本,郭太妃的眼中划过一丝意味不明。

这个刘嬷嬷,表面上是尽职尽责,实际上,是在给林氏上眼药啊!

新媳妇进门第一天,不起早给婆婆来请安。

这但凡一个小心眼儿的,都会记在心里,成个疙瘩。

可惜,她不知道,这是郭太妃自己主动要求的。

那些虚礼有个屁用,白白胖胖的大孙子才是最实在的。

活到她这般岁数,能一点儿不看重那些虚头巴脑,目标明确实在的令人发指的,也算是人间清醒了。

被郭太妃一眼看出目的的刘嬷嬷,尽心尽力的汇报完账册,有些不好意思道:“老奴以为王妃娘娘也在这里给太妃娘娘请安,没想到王妃竟然不在。老奴这便告退,给王妃娘娘汇报去。”

因为郭太妃已经明确表示过,府中的中馈她不接,她现在只是暂时替王妃梳理一下,后期还会交给王妃。

她是来养老看孙子享受天伦之乐的,不是来干活的。

所以,刘嬷嬷这段时间都是向郭太妃报备,然后按着郭太妃的意思,林氏过门后就向林氏报备。

只是这个规矩守的有些讨厌,人家新婚一大早,就来汇报账册,谁有功夫搭理你啊?

还说了那些话,郭太妃一个在后宫活了大半辈子的女人,要是看不出她的那点子把戏,也是白活了。

“不必去了,王爷王妃新婚燕尔,先别去打扰了。等过几天,本宫自会给王妃说的。”

刘嬷嬷有些不安道:“是,老奴告退。”

她不知道郭太妃有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有没有受到那些话的影响。

但只要是林氏不受郭太妃喜欢就好了,那样,她侄女就可以在郭太妃这里入手,挤进王爷的眼。

郭太妃身边伺候的人都是从宫里带出来的,规矩严着呢。她想把自己侄女安排到郭太妃的院子,有些难度。

但是这不代表她会放弃,一个人想要入另一个人的眼,方法多了。也不一定非要在身边伺候着,才能得到赏识。

刘嬷嬷这么想着,退下了。

郭太妃撸着猫似有似无的感叹道:“这人啊,被捧久了,真是容易飘。像本宫这样的人间清醒可真不多了。”

方嬷嬷:“…….”你这样还不飘?

……..

宁王昨夜太过兴奋,把美娇娘娶进门,又听到了楚念柒叫他爹,美的他直冒泡。

这人一兴奋,精力就有些旺盛。

于是,林氏就惨了。

第二日,林氏根本起不来了。

宁王穿好衣服,轻轻吻了吻林氏的额头,柔声道:“你好好睡,我先进宫找皇兄。等我回来了,再叫你起来,咱们去跟母妃一起吃饭。”

林氏模模糊糊“嗯”了一声,又睡了过去。

宁王嘴角扬起温柔宠溺的笑,看了一会儿林氏的侧颜,才站起身走了。

出了新房,又是一副被人欺负到家门,拽着凶手找家长撑腰的熊孩子样儿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