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百八十九章 冲突

第二百八十九章冲突

不过现在也好,看着他们两个人各自痛苦,不能相守,她心里又是一阵痛快。

她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而宁王,他所遭受的一切,就是他拒绝自己的下场。

冷静下来之后,她也不再执着于阻止他们二人相见了。

既然屡次都杀不死,也许是天意呢!

她倒是也想看看,当年那个风华绝代,清冷独绝的丞相嫡女,沦落在外十余年,被摧残成了一个什么样子。

听说她嫁给了一个泥腿子,呵,就让宁王好好感受感受,他心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拥有的感觉。

何况林家,还有一头白眼狼虎视眈眈呢!

林夕儿就算找到了又怎样,能不能顺利入府还是两码事儿。

昔日风光无限的丞相嫡女,无家可归?

呵呵,想想就是刺激。

不过,这丞相一家就是眼光不行啊。

留着那么一个白眼狼不自知,还给她找了一个好婆家。

沈梦拿起那个装着纸条的荷包,满意的笑了笑。

白眼狼好啊,她喜欢。

一想到林夕儿活着可能面对的痛苦与难堪,沈梦就愉快地笑了起来。

……

日子一晃,就到了十二月份儿。

临近年关,好多人家都已经开始备年货了。

这是林氏母女搬到京城过的第一个年,肯定得热闹一番。

她们在五杨村只买了地,没有买房子,所以打算在城里过年,等到初一的时候回村去拜年。

既然在城里过年,那就得好好置办一番。

先是酒楼里的工作人员,都得发点年终福利。

然后是过年吃的用的,家人们的礼物,过年给别人家送的年礼……

每一样都是学问,每一样都是讲究。

林氏这张脸在京城实在太有辨识度,她不能顶着这样一张脸招摇过市。

所以很多时候都是闷在家里给楚念柒做衣服,绣屏风。

好在她本身就是一个喜静的性子,不爱出门。

这一日,楚念柒带着红豆出门逛街。

她们来到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之前把精力都放在了如何拓展产业,防背后小人作祟上。

可怜她一个快十岁的娃儿,干苦力到现在,还没好好的玩一会儿呢!

楚子安、李拴子和邢阿宝,被廖先生抓去读书。

王神医捣鼓他的毒药,绿云研究她的食谱。

酒楼生意基本走上正轨,她也终于有了玩耍的心思。

两个小姑娘,走走停停,东瞧瞧西逛逛。蹦蹦跳跳,潇洒肆意的,简直是街上的一大景观。

尤其前面那个小姑娘,那不施粉黛的脸蛋儿,纵然还未长成,依稀可见日后的风采。

两人在大街上逛腻了,就打算去店里逛逛。

正好走到了烟霞阁,楚念柒便带着红豆进去了。

“正好快过年了,我还没买新衣服呢!选几块好看的料子,拿回去给我娘做衣服,她肯定开心。”

“是啊,夫人最喜欢的就是给小姐做衣服了。”

两人边挑布料,边开心地聊着。

突然背后传来一声嗤笑:“真是没见识,还要自己做做衣服。”

另一个声音响起:“就是啊,小姐,哪像咱们府,有一整个绣坊的绣娘等着给小姐做衣服呢!想穿什么样儿的都有。”

这骄傲和谄媚的声音混在一起,实在是令人讨厌。

楚念柒回头看了一眼,一看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女,身后跟着一个丫鬟。

那个少女穿着一身海棠色的衣裙,眉眼之间全是骄纵倨傲之色,一看就是在家里极受宠的,跟楚玉儿一样,宠的脑子都没了。

大街上遇到陌生人,都能主动发生摩擦,也不怕得罪了大人物。

能有这种行为的,不是家里背景强大,就是脑子不好使。

楚念柒初来乍到,不想惹是生非,决定无视她走了。

没想到,她不惹事,竟然有人来主动惹她。

“喂,我们小姐说话呢!你什么态度啊?”那个嚣张跋扈的小丫头,疾言厉色道。

楚念柒:“……”我去?

“你有病吧!我家小姐根本就不认识你家小姐,就莫名其妙地冲上来找存在感。有病就去治,别在外面乱晃,惹人厌!”红豆也是个泼辣的,她年纪小,纵使没有绿英的功力,也是把这份泼辣继承了个三分,在同龄的小丫鬟中,已经格外吃香了。

尤其是在这群文明办公的京圈丫鬟中,更是所向披靡。

这不,红豆这不客气的话一出,那个嚣张的小丫鬟脸都绿了。

大概是出来行走京城圈子这么多年,没遇到过比她更嚣张的。

“你是哪一家的人,竟然敢这么跟我家小姐说话?知道我家小姐是谁吗?”

“你又没挂个牌子在脖子上,又没把名字写到脑门上,谁知道你家小姐是哪位?不过不管是哪位,欠骂的一位是跑不了了。”

“你,你说谁欠骂?”

“你咯,说的就是你们。我们在这边说我们的话,挑我们的布,又没碍着你们的事儿,却跑上来刷存在感,不是欠骂是什么?”

“你,你――”那小丫鬟气得脸红脖子粗。

而她身后站着的千金小姐也是气得胸口起伏不定。

“闭嘴,退下,没用的东西。”

说着,她转头恶狠狠地看向楚念柒,高傲地抬头道:“我是齐府的嫡长女,当朝沈太傅是我外祖父,你是哪一家的小姐,报上名来。”

楚念柒看了她一眼,语气淡淡道:“哦,我娘不让我跟傻子说话。”

“噗――”

“噗――”

烟霞阁内好几声喷笑,证明着他们吃瓜群众身份的存在。

齐若薇又气又羞:“你,你个胆小鬼,有本事就说出你的身份。”

“我就是我,不需要向别人证明我的身份,反正我不是欠骂的人就是了。”

“你,你个无名鼠辈,不敢说自己的身份,你,啊――”

齐若薇骂的正嗨,突然间身子就痒了起来。

“啊,怎么回事儿?梨花,快给我挠挠。”

“是,小姐!”那个叫梨花的小丫鬟赶紧伸手,隔着衣服给她挠起来。

红豆立刻跳出来嘲笑她们:“哈,遭报应了吧,我就说,你们欠骂欠收拾吧!”

端的是好一手落井下石,小人得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