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93章 河阳县令和他的夫人

,穿越后养了一个小皇帝

第九十四章河阳县令和他的夫人

县令大人抱着试试的心态,把那瓶农药稀释后浇到了他的小庄稼地里。

于是,第二天,县令大人听到了妻子的咆哮。

“傅青云,你给我出来。”

县令大人,眼皮一抖,睡梦中眼皮都没睁开,就赶紧穿衣服。

慌慌张张穿好衣服,没等洗漱,就赶紧往后院跑,奔向媳妇儿咆哮的地方。

县令大人刚跑到夫人身边,就被夫人揪住耳朵,河东狮吼道:“傅青云,你给我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袁清韵指着傅大人那一小片庄稼地,又愤怒又委屈地看着傅大人道:“今天你不跟我说明白了,我绝不饶你。你对得起我吗?”

这样一通话下来,要不是傅大人眼看她是指着一片庄稼和他说话,他都怀疑那里站着一个姑娘了,还是个要插足她的家庭的姑娘。

他赶紧赔着笑脸,讨好道:“夫人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啊!我昨天就是买了一瓶灵水农药试试,哪想到,一夜之间,我的庄稼田就威风凛凛了。嘿嘿,你那花田还跟闹饥荒似的。”

傅大人解释的时候,语气之中还不免带着一丝小得意。那贱兮兮的模样,完全让人不敢相信,这是那个在外面公正严明,一丝不苟的县令大人。

但看周围的下人都把头低了下去,面无表情的样子。就知道,这样的场景,在这县令府,是常常上演的。

谁不知道,县令大人是个妻管严啊,偏偏还老是犯贱,往夫人身边凑着找夫人的骂。

而县令夫人在外边端庄优雅,在家里就是个爱炸毛的小辣椒。

两人一个爱花草,一个爱庄稼。

一人一片地,平时还竞争。

这对夫妻,就像一对活宝。

两人一个叫傅青云,一个叫袁清韵。

于是生下一对儿女后,儿子取名傅双清,女儿取名傅双云。

一家四口,和和美美,也是一件美谈。

县令夫人知道自家丈夫这些天一直因为旱灾的事情烦忧,连浇花都少了,也不欺负他了。

哪想到,三天不打,他就上房揭瓦,还敢背着她整好了他的庄稼。

同是一片地上物,她咋能同意他的庄稼领先优越发展呢!

“说,你的灵水农药在哪里买的,我也要。”

“要要要,买买买,就在东阳镇。听说是一个药铺卖的,我现在就吩咐人去买。”

“哼,这还差不多。”

夫人发飙,县令大人的办事效率那是相当高。早上派人骑马去买农药,不到中午就带回来了一百瓶。

实在是药铺供不应求,限购一百瓶的。

听说研制出这个农药的人,也是在亏本贩卖,只为了解百姓的燃眉之急。等过一阵子,这农药就不是这个价格了。

小厮买回农药来,县令夫人当即就兑上水,给她的花花草草浇灌。

然后眼也不眨的看着这些花花草草。

看的县令大人在旁边一阵嘲笑:“呵,你当是仙丹妙药啊!浇上去就立马‘活蹦乱跳’?”

气得县令夫人,素手一伸,就把县令大人的耳朵揪在手里,道:“你个臭男人,就知道说风凉话,你再给我嘚瑟一下试试!”

“哎呀呀,好疼啊!不嘚瑟了,不说风凉话了。”

讨饶了好半天,县令夫人才大发慈悲地松了手。

县衙书房里。

傅青云手上握着一瓶农药,面上一片正经严肃地对师爷道:“你说,研制出这农药的是什么人呢?能把这种神奇的东西研制出来,要是我大夏以后能不断这农药,何愁不国富民强?”

“大人,能有这般本领的人,必不是平庸之辈。更难得的是,他坚守本心,为国为民,在国家灾难之际,拿出这样的灵药,其实是在冒着风险救民于水火。”

“是啊,这样的人才,若是能收为朝廷,定能造福于民。”

“属下这就去东阳镇打听一下这位高人,务必把他请来。”

“嗯,见人时候要客气些,如果他不愿意也不要勉强,就说我想见一见他就好。”

“是。”

……

几日之后,一位陌生男子找上门来。

他穿着天青色的长衫,头戴一块方巾,一副书生打扮。比起楚梁外化于形、刻意装出来的儒雅,这位男子显然是儒雅到了骨子里。

林氏来到门口,见到这样一位男子找上门,很是惊讶。她很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人。

“请问,这里是楚念柒楚姑娘家里吗?”

“是,请问你是?”

“在下奉县令大人之命,寻找那位研制出灵水农药的高人。一路打听而来,便找到了这里。”

“原来如此,只是那农药并非是小女单独研制出来的,且家中没有男子,恕小妇人失礼,不便请郎君进屋。”

“没关系,请问另一位研制者是何人,可否告知。”

“是村里的张大夫,就在村南,一路朝前走就是。”

“多谢。”

“不必。”

其实这位师爷在仁济堂打听,听说给药堂提供灵水农药的是一个小姑娘的时候,着实惊讶了一番。

这位研制出灵水农药、还胸怀博大的高人是个女的,都已经让他吃惊了,没想到还是个小姑娘。只是,等他后来发现,这不单单是个小姑娘,还是个小小姑娘的时候,就不是惊讶而是惊悚了。

不过此时,他听到林氏回答还有一个张大夫参与研制,就有一种理应如此的感觉。

师爷顺着林氏指的路,来到了张大夫的家。

敲门进入,看到这位已过知天命之年的老大夫,专心致志地研究医书,对他的到来丝毫没有注意到,内心徒然升起敬佩。

无论乱世还是繁华,能够沉淀自己的人,都是心智坚毅之人,值得敬佩。

“在下贸然登门,多有打扰。在下奉我家大人之命,前来寻找制出灵水农药的高人。今日得见大师,三生有幸。”

“先生谬赞了,请进。”

张大夫不太会应付这些场面话,直接询问他的来意。

师爷显然是没想到,张大夫竟然是个耿直男人。不过,想来也对,这世上在某一方面极其突出的人,总有一面是不擅长的。

看来,这位张大夫就是一个不善于交际的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