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零九章 故技重施?(二)

第三百零九章故技重施?(二)

冯瑶是林春寒和当年的探花郎,如今的礼部郎中的女儿,今年十三岁。

正是可以议亲定亲的年纪,没想到,她心思到不小,还盯上了舅家表哥。

以前她怎么没发现,这林春寒的女儿,野心倒是不小。

以前隐忍不发,如今林憬淮高中亚元就赶紧献殷勤,是怕五日后殿试,他再高中看不上她,现在先占上吗?

丞相夫人生气地想,真当她的嫡亲孙子是那茅坑不成?想要拉屎还得抢占先机?

丞相夫人也是气糊涂了,和老夫人打交道这么多年,也是沾染了她身上的粗俗。一时间气狠了,都顾不得自己是书香世家出身的小姐了。

好在,这话是放在心里说的,不然被孙辈们听到的话得多尴尬啊!

只是,丞相夫人的心中难免愤慨。

这样的招式何其相似,当年林春寒的姨娘不就是这样才爬上她夫君的床吗?

林家往上数好几代,也曾是清贵人家。只是后来落寞了,才娶了稍有家资的老夫人。

老夫人除了娘家有点儿钱财,能帮着老太爷读书外,整个人真是不见任何可取之处。

就连那些典型封建女人该有的“从夫、从子”的思想,都不牢靠。

在她眼里,她就是老大,她就是第一,谁都得听她的。

也难怪当年会舍了那么多的陪嫁,嫁给林老太爷。

林老太爷和她的父亲曾是好友,林老太爷英年早逝,许是看透了他老妻的本质,写信嘱托林老太爷对他唯一的血脉照看一二。

可惜,老夫人不仅没什么本事,还挺高傲,独自带着儿子生活了两三年,就把家业败活了一大半。

等十岁的林正清,终于看到了父亲留给自己的信,决定来投奔她父亲时,林家已经不落什么了。

老夫人那么大年纪,一个人守着林家,时不时就要回娘家作妖一番。

等到林正清跟随恩师学习,并考中状元的时候,他们两人早已情根深种。

就等着老夫人进京,双方父母商量婚事呢!

老夫人就带着娘家侄女来了,说什么那是她给儿子订下的媳妇儿。

林正清虽然孝顺,但是小时候父母之间的相处,记忆深刻,知道敬重的父亲一点儿都不喜欢母亲,他并也不会走上愚孝的路子。

且这么多年,从他十岁来到恩师家里,到如今二十高中,早就把恩师师母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这个除了要钱几乎从来不给自己写信的母亲,不过是一个有着血缘的陌生人罢了。

林正清根本不认母亲订下的所谓的媳妇儿,执意娶恩师之女。

老夫人就是不同意,双方便陷入胶着。

恩师一看,两人结亲是喜事,总不能闹成怨事吧!

然后,花费了一些“手段”,其实就是砸钱,才撬开了林老夫人的嘴巴。

原来她这么多年来,时不时的回娘家吃吃喝喝又拿拿,早惹得娘家嫂子不快。

后得知她儿子在京城师从大儒,便起了心思。

说是给双方儿女订下亲事,这样亲上加亲,她就不拦着她回娘吃吃喝喝了。

呵,于是,老夫人便为了那点子蝇头小利,把儿子卖了。

更可笑的是,当时还做了保证。

林正清要是考上了,这亲事就有效,要是没考上,这亲事就作罢。

嗯,不仅是卖给人家当夫君,而是当了备胎了。

当时,丞相夫人的父亲,简直被林老夫人这一波骚操作惊到了。

他年轻时游学,走南闯北什么事儿都见过,但面对林老夫人这样的奇人,也不得不竖一根大拇指,道一声“呸”。

什么东西啊?

什么老娘们儿?

气得这位大儒都骂方言了。

后来,还是在林正清以死相逼,以及许诺了一大笔钱财好处,并且承若给舅家养老,才罢休。

可是千算万算,没想到,这个娘家侄女,当年只是十三岁的光景,见过京城的繁华和表哥的风华之后,一颗芳心就乱了套。

回到老家议亲,是左挑一个不行,又挑一个不行。

挑到十八岁,已经成了一个老姑娘,林丞相也已经成亲五年,生下两个儿子了,她还是孤身一人。

于是,给这林老夫人写信,要来京,希望她帮忙找个婆家。

呵,这一个小作妖的,与一个老作妖的,两人碰了头,可不就得作妖了。

那曾经少女时期尘封的懵懂爱恋,在看到表哥功成名就、身居高位、又得帝心的情况下,又开始懵懂了。

最重要,她是看到了林正清对待妻子的温柔宠爱。便开始贪念着,若是这个人是她的夫君,该多好啊!

林老夫人本就不喜欢这个儿子执意娶回来的儿媳妇,侄女一表示对儿子的爱恋,她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这京城世家,不是爱纳妾吗?

反正她儿子现在有本事,以后纳妾也是正常的事儿。

早纳晚纳都是纳,那为何不现在从了她的侄女啊?

这么一看,他俩缘分真是不浅,她儿子合该就是她侄女的男人。

二人一合计,就出了这么个损招。

支使娘家侄女给亲儿子下药,也就她这样的蠢妇做的出来了。

那时,林正清跟妻子已经成婚好几年,万万没想到,当年的事情明明已经过去了,还会再起波折。

在加上这表妹说着是来京城找婆家的,他还想着给她介绍哪个同僚呢!

更是万万没想到,她会把主意打到自己头上。

等他在书房醒来,看见表妹的那一瞬间,他恶心得恨不得掐死她。

可是碰她一下,自己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偏她还一副娇羞的样子,觉得自己是他的人了。

气得林正清一掌拍碎了桌子,大吼着让她滚。

她玷污了他的爱情,玷污了他生命里幻想的美好。

他是想跟妻子一生一世一双人的。

妻子回了娘家,他却睡了别的女人?

虽然是被下药,可竟然是被下药?

他在自己的府邸,被人下药,这事儿还了得?

这几年,在官场的历练也不是盖的,官场都被人忌惮的他,查自己的府邸,还不容易?

林正清手段雷厉风行,说查就查。

不到一个时辰,这件令他分外恶心的事件,就以更令他恶心的结局破案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