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四百二十章 相认(三)

第四百二十章相认(三)

林丞相脸色,赶紧过去搂住丞相夫人,抱着她道:“你先别急,咱们先听儿媳妇怎么说。”

廖氏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还是冷静不了。她激动的浑身发抖,眼前发黑,本就模糊的视线更加看不清了。

“柔儿,你还想不想见女儿了,快冷静,深呼吸,咱们的女儿还等着咱们呢!”

廖氏依言照办,可还是有些发抖。

她管不了那么多了,紧紧拽着温氏的衣袖,仿佛这样就是拽住了她的希望。

“月婉,你说,真的是你们妹妹找到了吗?”

温氏安抚道:“娘,你别着急,二弟妹和小叔已经赶去了,是不是小妹,会给我们传话的。”

于是,一家人都等在正厅里,忐忑不安、心急如焚、七上八下的等着。

等了一会儿,换完衣服的林憬淮都来了,还没等来状元府的消息。

状元府离这里倒是有段距离,几人想着,或许是路上耽搁了,再等等。

然而,左等右等,没有等来一直期盼的周氏和林轩晨,却等来了好些日子没回丞相府的林春寒与冯瑶。

几人脸色都不好看,这个时候,没有人愿意见这个妾室生的女儿。

虽然,她可能是无辜的。

但是,她的存在确实碍眼。

“父亲、母亲、大哥大嫂、二哥,你们都在呢!怎么都在这里坐着,我二嫂呢?”

林春寒见礼之后问道,那副样子仿佛真的只是寻常的一次回娘家。

若不是她藏在衣袖里的手止不住的颤抖,她还是一派淡然温婉的林春寒。

林丞相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肃着脸道:“你回来有什么事?”

听到这毫无感情波澜的问话,林春寒只觉得心中一片寒凉。

这可是她的父亲啊,怎么就不能分给她一点慈爱呢?

这是听到他那小女儿要回来了,一家人都迫不及待等消息了吧!

以林春寒夫家的底蕴,还没资格入文远侯府的赏花宴。

所以,她听到消息的时候,满京城的世家圈子都传遍了。

完全压过了镇国公府八姑娘和荣恩侯府庶出三公子的风流韵事。

林春寒瞬间急了,林夕儿竟然被找到了?

她不是应该死了吗?

为什么没死?

为什么还回来了?

为什么被找到了?

林春寒一直苦心积累起来的自信瞬间崩塌了,她的精神甚至有些崩溃。

林夕儿不在的十多年里,她没能取代她成为丞相府最尊贵的小姐。那她回来了,她还有机会吗?

甚至,她会不会发现,当年的事…….

林春寒心下一片绝望。

不过,过了最初的痛苦之后,林春寒就又恢复了冷静。

当年的事,只要沈梦不说,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本来嘛,她也只是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而已,她又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

她不过是泄露了一些妹妹的行踪而已,那别人问,她还能隐瞒吗?

她不过是要妹妹去上香而已,可她也是为了让妹妹散散心啊!

她不过是……..

没错,她不过是运气不好,赶巧而已。

是啊,她运气不好,真的不好。

她林夕儿都失踪了十五年了,怎么就不能死在外面呢?

林春寒又崩溃痛苦,满心都是怨愤,怨愤林春寒为何不死在外面。

又发泄一通后,她突然起了心思。

若是她拦着丞相府的人不去确认,到时候再买凶杀人,林夕儿不就是死在外面了嘛!

所以,她只需要一点点时间而已,只需要一点点时间,拦着丞相府的人,她就能安排下去,把人弄死。

到时候,就算丞相府的人找到了她又怎样呢?

尸体恐怕都硬了!

哈哈哈…..

林春寒越想越痛苦,赶紧把女儿叫过来,利用女儿为幌子进林家。

正好冯瑶因为今日休沐,却没拿到文远侯府赏花宴的请帖而气闷。她娘一说去丞相府,她立马就高兴了,她都好多天没见到大表哥了。

之前,因为鸡汤的事情,林丞相不让她们再进丞相府。但是,大表哥都已经考中榜眼做官了啊,怎么还不让她去。

真好,今日可以去了。

异想天开的林春寒就这样带着同样痴心妄想的女儿回了娘家,路上还特意与女儿分坐两辆马车。然后吩咐自己的贴身丫鬟去收买一些江湖混子,找到林夕儿的下落,再把她杀了。

冲动至极的女儿,并没有想过,沈梦比她更恨林夕儿,比她更有势力。难道她没找人刺杀林夕儿吗?为何林夕儿还活的好好的?

但这个时候的林春寒已经慌了,已经自乱阵脚,不再是平时思虑周全的她了。

她已经被林夕儿要回来的恐惧冲乱了。

“爹,是瑶儿,今日不是书院休沐嘛,我带她回来看看。”

冯瑶有些疑惑,明明是她娘带她来的,为何说是她要来的呢?

不过,反正只要来外祖父家,见到大表哥她就欢喜,至于是谁要主动来的,都无所谓了。

“大表哥,我们书院山下的那一片地方要修建酒楼,都开土动工了。你知道吗,我们书院食堂的饭食难吃死了,等山下酒楼开了,我们就都有口福了。”

林憬淮神色淡淡道:“嗯。”

听到林憬淮的回应,冯瑶立刻兴奋起来,接着滔滔不绝地跟他说:“大表哥,城郊外面新开了一个花场,可好看了,你陪我去吧!”

“时间不早,我就不去了,你找别人或者自己去吧!”

“哦,好吧,那我下次休沐的时候,你陪我去吧!”

林憬淮:“……..”

他不明白,冯瑶是忘了上次的事情了吗?他娘已经明确说了,他家不可能选择冯瑶做妻子。林家又没有纳妾的习俗,她还巴着他不放干嘛?

林憬淮不知道,有些恋爱中的少女,是没有理智的,不撞南墙不回头。

她们总以为自己的真情大过天,以为自己总有一天会感动情郎,然后二人双宿双飞,恩爱白头。

熟不知除了感动自己,和麻烦别人,没有任何意义。

偏偏,她们还是要去强求,要去勉强。

生活让她们怀着一腔孤勇,自我感动,最后撞得头破血流。等到遍体鳞伤,彻底悔悟的时候,才知道,那让人一直羡慕的感情,从来都不是单向付出,而是双向奔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