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三百二十二章 打脸来的猝不及防

第三百二十二章打脸来的猝不及防

寒门学子读书不易,从最后科举录取的结果来看,几乎三分之二都是世家子,就能看出来,贫民学子想要靠读书出头有多难。

但是一旦出头,那荣耀也是实打实的。

于家村村长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了一把,还不跑到杨村长的面前嘚瑟嘚瑟?

那都是不是他的风格!

“我说,杨村长啊,你得学学我,不要搞那些虚的,最实在的还是读书。那句话叫啥来着,‘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嘛,对不对?哈哈哈…….”

杨村长,冷着脸不说话,静静听他吹牛逼。

旁边几个村长的脸色也不好看。

他们村里,既没有有钱的住户,也没有进士功名的学子。

比啥啥不行,但是相对来说,他们更讨厌于村长一些。

他的性格太讨厌了!

林园已经盖好,现在正在盖作坊。

好几个作坊都要盖,村长还不知道那是干嘛的,只尽心尽力的帮着找人干活,还时不时帮着监工。

他走不开,得看着人家干活。

就乱转到别的地方去,于家村的村长也会跟着他吹牛逼。

他大概是认准了他一个人吹牛逼了。

杨家村村长面无表情,努力把他的话当放屁。

这个时候,林园的门开了,从内走出几个少年。

前头三个少年他认识,一个是那夫人的养子,两个是其他管事儿人家的儿子。

倒是走在最后的少年,那一身气度,不知道的,说是皇子也有人信。

楚子安本来是带着夏千俞出来看看自家产业进度的,然后就听见那个于家村的村长在那里吹牛逼。

嚯,这年头,得了个进士,就能跑到他们跟前没完没了的吹牛逼了吗?

于家村的村长看着杨村长的铁青的脸色,越说越起劲,说的吐沫横飞,手舞足蹈,全是那天状元游街的景象。

然后,肩膀就被人拍了拍。

他转身回头,就听见楚子安道:“既然去看了状元打马游街,那你认识这位不?”

楚子安指着夏千俞对他说,眼里满是戏谑。

于家村村长倒是也没有说谎,他是真的去看了,也看了那状元郎的风采。

于是,看到夏千俞的时候,他差点儿直接跪了。

“状,状元爷!”

“呵,认出来了?这是我们村儿的,以后别在我们村长面前吹牛逼了,记住了?”

于家村村长咽了咽口水,疯狂点头。

旁边一直冷眼旁观的杨村长,没有想到那气度不凡的少年竟然是当今状元郎!

真是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方才还趾高气扬的于家村村长,满头大汗,再也抖不起威风。

倒是杨家村村长,摸着鼻子小的两撇小胡子,美滋滋。

这打脸,真是来得猝不及防!

你们村有进士又咋了,他们村还有状元郎呢!

林家出了个状元郎的新闻,如风过境,迅速辐射出去。

抱着各种心思来五杨村的人越来越多,大多还是女人,年轻的女人,年轻的未婚女人。

也幸好林园建造的足够大,不然,这份“热情”定会扰了楚念柒的清静。

夏千俞在林园待到四月十五日,这一日,琼林宴的日子。

琼林宴上,皇帝也会颁布圣旨,给各位进士学子分官。

圣旨颁布,三日之后,就可以走马上任了。

若是没有分到官位,那就先在等着,也就是侯缺。

朝廷给夏千俞分了状元府,但是他几乎不去那里住。

若是有事,府里会有人给他送消息。

琼林宴晚上开席,下午,皇上就命人给他送来了好几套衣服。

就怕他儿子在外面过的寒酸,出席宴会都没有好衣服穿。

可惜的是,夏千俞在楚念柒的空间里,啥宝贝没见过,看到他送来的成衣布料,也只是淡淡点了一下头。

送东西的太监奉命仔细观察这位主儿的表情,好让皇帝知道他到底喜不喜欢。

结果,他根本看不出来啊!

但是回到皇宫据实说了之后,皇帝摸着下巴,笑眯眯道:“不愧是我儿子。”

送东西的大太监:“……”不愧在哪儿?

晚上,琼林宴开始。

越来越多的世家往皇宫赶,华丽的马车一辆接一辆,场面盛大却不拥挤,秩序井然。

琼林宴是专门为学子们举办的宴会,因此没有女人参加,大臣们也不必带着家眷。

谁都知道,今日的琼林宴不会顺利。

知道多一点儿的,心里惴惴不安。

知道少一点儿的,纯碎是看热闹。

今年的状元郎,胆儿挺大。

就这儿,还没被斥责。

大概,他得娶了人家姑娘了吧!

等到人们都落座,就等着皇上来了。

二皇子阴沉着脸,就朝着夏千俞开炮。

“状元郎行踪还真是隐秘,也不知道是上哪里多清闲去了,状元府都找不到人。这见你一面,比见皇上还难。”

夏侯潇这话,可谓是颇有深意。不管夏千俞是不是太子,只要皇上听进去了,都够他喝一壶的。

被皇帝猜忌,日后做官,也是举步维艰,处处在算计中度日。

看看丞相就知道了,简在帝心,即使寒门出身,也是如鱼得水。满朝文武,没有不敬着的。

夏侯潇满怀恶意地想,就算是干不掉他,也要他不好过。

谁知,这能当街抢人姑娘的状元郎,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面对当今二皇子的冷嘲热讽,居然也没有怯场,直接怼了回去。

“就是怕苍蝇骚扰,才躲着的。”

夏侯潇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了眼睛道:“你竟然说那些上门拜访的人是苍蝇?你太无礼了。”

“别人不是,你是。”

周围的大臣恨不得当场消失,他们听到了什么?

当朝新科状元在线怒怼当今呼声最高的二皇子!

这是什么喷香大瓜啊?

吃不起啊!

“你放肆,竟然这么跟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竟然藐视皇权?”夏侯潇气得面红耳赤,站起来指着他骂道。

夏俞不屑一笑:“你什么时候,可以代表皇权了?”

夏侯潇这才反应过来,吓得后背出了一身冷汗。

这言语不当,他也得遭猜忌啊!

本来,他就不受父皇宠爱。

就是那个母家低微的大皇子,都比他更得父皇的心。

若是再被父皇听到他这样说,岂不是更加雪上加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