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零三章 谁家媳妇儿不是母老虎?

第五百零三章谁家媳妇儿不是母老虎?

沈茹雪嘴角掩着帕子道:“真不愧是泥腿子出身,可太粗鄙了。”

她身边的其他沈家姑娘纷纷点头认同,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齐若薇阴郁地看着楚念柒,她的母亲给她丢尽了脸,但她却不能当缩头乌龟。

她要嫁人,她要嫁个好人家,就得自己去争取。

以她看来,最好的归宿就是沈惊飞了。

但她也知道沈惊飞似乎对她无意,她若是不抓紧不主动一些,恐怕,他妻子的位子也没她什么事儿了。

所以,她才会出来参加宫宴,接受那些人暗地里的打量嘲讽。

不过短短几个月,她就从嚣张任性的少女,变成了阴郁沉默的姑娘。

而这一切变化,都是从楚念柒出现开始的。

她看着楚念柒扇人耳光,面色鄙夷轻视,但心里还是有些羡慕的。

世家大族都讲究,惩罚人也是奴才动手,免得那些下贱之人脏了她们的手。

但不得不承认,亲手打人的爽感,是不可替代的。

齐若薇幻想着,什么时候,她可以亲手打楚念柒一耳光,那可真是爽死了。

楚念柒要是知道她心中所想,一定喷她一脸翔,真是,白日做梦也得有个限度!

周围人还在窃窃私语,皇上咳嗦一声,赶紧拉回正楼。

这个儿媳妇有些彪悍啊,以后那个狗儿子有的受了。

不过想到狗儿子提到他小媳妇儿时候的样子,皇上突然觉得,那个狗儿子说不定甘之如饴,沉醉其中呢!

这可太有可能了。

他悄咪咪斜了一眼身边的位置,那个唯一有资格和自己一样穿明黄色宫装的女人。

心里略带炫耀的冷哼:哼,好像谁家媳妇儿不是母老虎似的!

既然自家母老虎有自己宠,他作为老子,也得帮帮儿子护着儿子家的小老虎。

“这奴婢满口没一句真话,林家小娃打的好!”

“谢皇上夸奖。”楚念柒煞有介事地行礼道谢。

她可得把皇上这条金闪闪的粗大腿抱紧了,这都是走上人生巅峰的捷径啊!

这个奴婢的供词可以当做放屁了,皇上把目光放在了金麟卫手上抱着的白色花上。

“这花是怎么回事儿?”

“陛下,这是卑职在沈贵妃的钟粹宫里找到的。当时,贵妃身边的一个一等宫女,正在指挥着众人把这花销毁。”

“胡太医,你去看一看,这是不是那南疆的毒花?”

专业人士胡太医上前,看了一眼,拱手道:“启禀陛下,这正是南疆的银莲花。”

完了之后,他还纠正皇上语言的漏洞:“皇上,这花本身不是毒花,只是习性特殊,只在晚上开的花而已,它的作用只是诱使毒发。”

皇上:“…….”所以呢?所以呢?所以呢?

胡太医:“…….”所以你刚刚说错了,他要给银莲花正名。

一君一臣大眼瞪小眼,看的旁人好不尴尬。

碰上这样一根筋的棒槌,皇上这样的真龙天子也有些醉醉的了。

看来,龙脸抵不过棒槌凿啊!

终究叹了一口气,道“朕知道了。”你闭嘴吧!

沈贵妃急了:“皇上,皇上,那花只是臣妾看着这花晚上开花的习性奇特,才养在宫里的。绝对没有害人的心思啊,皇上。臣妾冤枉啊!”

“没有害人的心思,又让人去销毁它干嘛?”

沈贵妃一噎:“皇上,臣妾是怕正好被人拿住话柄,才明哲保身的啊!臣妾冤枉啊,皇上,臣妾只是错在胆小怕事上,臣妾并无害人之心啊!”

皇上不再说话,任凭沈贵妃哭的凄厉也不做声。

现在的情况是,那个圆脸宫女,大家都看到她叫走了林瑾萱,还说是太妃请的。

但她竟然是何昭仪宫里的宫女,这就很模糊了。

能给何昭仪作证的,充其量都是她宫里的人,这就很没有说服力。

而那朵花,确实是在沈贵妃宫里找到的。

但她极力狡辩,又是沈家的人,不可能因为一盆花就定罪。

明明事情,大家都清楚了,就是没有一个合理的重量的给力的击垮沈家的机会。

皇帝都有点儿急了,现在,利用皇帝的权力胡搅蛮缠,极力把沈贵妃定罪不是不行。但明日,那些大臣就会上朝求情,一阵诡辩。

皇上嫌烦!

唉,说到底,还是皇上的势力太弱啊!忌惮着那些世家手里的势力。

不然,当年也不会当朝太子被掳走了,都找不回来!

想到儿子的事,皇上心里浮起一阵戾气。

这是他一辈子的耻辱和痛苦!

而这,都是那些败类蛀虫奸贼混账带给他的。

皇上看沈贵妃的眼神,犹如看一个死人。

离着近的二皇子看了,忍不住一片心惊。

父皇这是,对母妃起了杀机了吗?

不过是个臣子的女儿,怎么就能这么大的恨意呢?

二皇子不懂。

直到很快,大殿的气氛再次被打破。

赵宣领人,抓着一个老嬷嬷走进大殿。

“启禀陛下,卑职带人在沈贵妃的宫里,找到了一处暗室。这个老嬷嬷,就躲在那暗室里。暗室中,很多南疆的蛊虫毒物。这个老嬷嬷,应该是南疆的奸细。”

此言一出,满殿哗然。

奸细一词,不管是在哪个国家,都是敏感的存在。

当朝贵妃娘娘,宫里竟然藏着奸细?

接下来,赵宣的话,把他们的猜测打破。

“属下在那个暗示里,发现很多香囊,都拿了出来。”

随后,一个托盘呈上来,上面摆满了香囊。

胡太医突然冲上前去看,摆弄了一会儿道:“这好像就是一线牵的毒啊!”

众人:“…….”靠!

很好,此时此地,两种香气,外加银莲花,都在大殿了,就差中毒了。

反应过来的众人,慌得一批,就差夺门而出了。

但想到皇上还在上面稳如老狗,他们怎么也不能慌。

反正小胡太医能治,稳了。

皇上也意识到这一点,赶紧让人把那银莲花带出去。

皇上看向沈贵妃:“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沈贵妃在那个嬷嬷被抓的时候,已经沉默不语了。

完了,什么都完了。

还有什么话好说?

没什么可说的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