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五百六十三章 冯珏的头疼

第五百六十三章冯珏的头疼

他有些慌张,也有些茫然。

母亲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原来不是很优雅从容的吗?

再听她说的话,冯珏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嫡庶有别四个字,她难道不懂吗?

京城哪个世家不是这样的?

让嫡出子女真心把庶出子女当成一家人,这对嫡妻公平吗?

若真是那样,这男人和妾室倒是真高兴了。

就是不知道伴着这份体面随之带来的野心,她受得住吗?

不说旁的,就说她自己,真的希望他和姐姐把父亲即将拥有的庶出孩子当成亲兄弟姐妹吗?

不算计陷害,就已经是嫡出对庶出最大的宽容仁慈了,她为什么要去奢求那些有的没的?

说到底,不过是站的立场不同罢了。

她是庶女出身,就要嫡出兄弟姐妹对她亲昵有加。

她是嫡妻正室,就要打压妾室庶出子女。

所以,哪有什么真正的对错呢?

冯珏是被典型的大夏世家教育长大,骨子里的观念中带着嫡庶有别,尊卑有别。

他年纪小,倒不至于去瞧不起庶出什么的。

但真要他跟庶出兄弟姐妹相亲相爱,肯定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很不能理解林春寒的想法。

在他眼里,那都是林春寒想的太多了。

而林家人对他们没有主动施以援手,他也没有怨恨。

本来就不是亲兄弟姐妹,关系还不好,甚至带着点儿敌对的意思。那么人家帮你,是情分,不帮,也是本分。

更何况,他们都没有来得及张开口,他母亲又是那种姿态。林家人除非是圣父圣母,没脾气的贱骨头,才可能上赶着去帮他们解决麻烦,给他们撑腰。

但林家人是满京城出了名的傲骨,可能吗?

求人,还得有求人的姿态才好。

冯珏年纪虽然不大,但他读书很早,上学也很早。

他这样的身份,在书院学到的最深刻又实用的知识,就是能屈能伸,识时务者为俊杰。

显然,他母亲不是这样的俊杰。

而且,不仅他的母亲不是,他的妹妹也不是。

母亲刚刚发泄完自己的绝对至上理论,妹妹又来了一通唯我独尊观念。

“母亲说的极是,是外祖父太过偏心,根本没把母亲当成他的女儿。你看看那个女人是什么待遇,再看看咱们母亲!凭什么她一个二婚带小孩儿的人都能嫁给王爷当王妃?咱们母亲只能嫁给寒门出身的父亲?而且,同样是表妹,我还跟表哥他们认识时间长呢!可表哥他们对那个野种,都比对我好!”

冯珏差点儿脱口而出,为什么对人家比对你好,你心里没点儿数吗?

可是一想到姐姐的脾性,这话要是说了,就是捅了马蜂窝了,他就默默闭上嘴,揉了揉太阳穴。

算了,他母亲和姐姐都是一样的固执思想,一副全天下就她们最委屈、最有理、最应该受到公平待遇却偏偏遭受不公的样子,他也无力纠正了。

她们还没弄清楚,想要公平,也得看看自己是什么处境。她们所谓的不公,是否有意义?又是否有人在意她们的不公?再退一步讲,是否有人有能力为她们讨回公平?

如果通通没有,她们这通叫嚣,完全没有意义啊。

这不就是无能之人不能改变现状的怨天尤人吗?

冯珏也是醉了,他跟女子讲不通道理,要不是这两个女子都是他最重要的亲人,他真是懒得操心,还不如去多读几本圣贤书呢!

冯珏在这边头疼,没有注意到林春寒的异样。

一开始,她确实有些魔怔了,儿子那么一问,压在心里好多年的话,就那么脱口而出。

可是说完之后,她又觉得痛快极了。

说出来又怎样?

她没有错!

但她的痛快还没持续多久,就被冯瑶给打断了。

冯瑶不愧是她亲闺女,那冰刀子一样的话,真是一点儿不带犹豫的,嗖嗖扎向她的心窝子,把她的心口扎的鲜血直流。

大实话是最让人尴尬的,那些话要是林春寒自己说,还可以算是发泄。

但听别人说,那就不是那个味儿了。

林春寒顺着冯瑶的话,又开始陷入痛苦的魔障。

林夕儿一个辱没门风不知廉耻的女人,凭什么可以再嫁给王爷,做正妃?

她当年不过是想做宁王的侧妃,林丞相都不愿意!

凭什么林夕儿有兄弟,她却没有?

凭什么林夕儿有父母疼,兄弟宠,她却没有?

凭什么林夕儿是嫡女,她却是庶女?

…….

一声又一声的质问,直接把林春寒送进了思想的死胡同。

其实林春寒但凡有一点儿她儿子的自知之明,也不会庸人自扰,怨天尤人。

当不成宁王侧妃,除了林丞相觉得不行之外,主要是人家宁王看不上她啊!

人家本来就有心上人,不娶你还成了啥大错了?

至于林夕儿有兄弟这事儿,这更是不知该如何吐槽。

难道要别人说,是人家母亲会生吗?

她也不看看,她姨娘这个位子是怎么得来的。

虽说,大人的错误,不应该牵扯到孩子身上。

但也没有非要强迫大人忍受像吞了苍蝇一样的感觉,去接纳厌恶之人的子女吧!

两相安静,互不干扰的生活不好吗?

非要去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兀自陷入困扰,这根本不是命运的不公,而是人心不足罢了。

林春寒真的只是嫉妒嫡庶差异的身份吗?

有,但绝对不仅仅是嫡庶分别。

也许,在林家兄长为林夕儿抱来一只可爱的小狗的时候,在林家兄长为林夕儿亲手制作一只纸鸢的时候,在林家弟弟把自己最喜欢的糖省下来留着给林夕儿吃的时候……在每一个林家人宠爱林夕儿的瞬间,林春寒都可能起了嫉妒羡慕的心思。

她们同是林家女,都是一样的身份,只是嫡庶有别,就差距那么大,她觉得不公平。

但如果,她是林府的丫鬟,林夕儿是小姐,她们是不同的身份,她也依然会有不平之感。

她会觉得,凭什么大家都是女人,就因为投胎不同,她就是千娇百宠长大的千金小姐,而自己就是伺候人的丫鬟。

眼里满是不公不平的人,永远没有满足的一天。

而人的幸福,都是对比出来的,谁能说谁的生活就是最幸福的呢?

比较是永无止境的,所以林春寒这种性格的人,注定永远都不会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身份不过是个借口,她的怨怼没有尽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