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侵入者和希霸气村

第二百八十四章 酒楼开业

第二百八十四章酒楼开业

就在方氏愁眉苦脸之际,楚杏儿却意外的给了她一个大惊喜。

“娘,我这里有钱。”

方氏没把这孩子的话当回事儿,一个小丫头罢了,就算有钱能有多少钱?

“你那点儿钱留着自己花吧,给自己攒着当嫁妆,娘还能用你的钱不成?”

楚杏儿看她娘也没有正经理她的样子,连忙进屋找了一把剪刀。这些杂物都是搬进新家后,宋承峰买来的。

楚杏儿用剪刀把自己里衣的胸口地方的内衬剪开了,露出了里面用油纸包着的东西。

把油纸包拿出来,楚杏儿小心翼翼地打开。

里面露出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这是林氏之前打算离开河下村的时候给楚杏儿的。

就是为了防止有一天,二房人被楚吴氏赶出家门,一无所有。

楚杏儿把这银票拿到方氏面前的时候,方氏吓了一大跳。

“杏儿,这银票哪里来的?是你姐夫给你的吗?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儿?给你啥你都拿着。”

“什么啊?这不是姐夫给的,这是林姨给的。”

“谁?你说什么?”方氏愣住了,她有限的大脑还不能消化这样震惊的消息。

“林姨啊,念儿的娘亲,这才多久没见,你就忘了?”楚杏儿娇嗔的语气中带着点点儿埋怨。

她娘怎么能这样呢?林姨当初帮了她们多大的忙啊!

“这银票是在林姨她们离开河下村之前就给我了,我一直偷偷收着不露出来。幸好我机智,不然这银票也被那个老虔婆给抢走了。”

楚杏儿念念叨叨了好一会儿,方氏才消化掉这个消息。

“你这孩子,这么大的事情,你咋之前不和我说呢?”

“和你说有什么用啊?你又守不住,还不如我自己一个人守着。”

方氏听了这话,好是心酸。

孩子在自己还懦弱无能的时候,不知不觉的长大了。

“可是,可是,这么大一笔钱,我们,我们不能收啊!”方氏忐忑不安,她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一大笔钱。

“唉,娘,林姨她们不差这点钱,她们给了我们,就是真心要帮我们的。何况,我们现在正需要。以后,我们家起来了,啥时候报不了这个恩情啊?非得在这个时候为难自己?”

方氏被女儿说动了,等楚满囤回来的时候,又跟他说了一遍。

楚满囤感慨:“杏儿这孩子,通透大气,倒是比我们活的明白。以后,家里有啥事儿,你多问问她,询问她的意见。”

“好。”

……

十月下旬,经过一个月的准备,新酒楼已经装修完毕。

培养的厨子还未出师,但是有邢阿宝在,完全没问题。

况且,楚念柒还有空间这个作弊器的存在。空间里的田螺精们,做的饭食更是一绝。

每日作为特出的菜肴,就够为酒楼打响了名声的了。

京城新开了一家酒楼,生意是相当火爆。

里面的菜单几乎都是没见过的,就算是别家也有的,也能做出更好的味道。

京城的老饕餮们,一个个鼻子比狗还灵,天天往珍馐阁跑。

本是抱着把珍馐阁的菜都尝一遍的初心去的,结果发现珍馐阁每日都推出一个神仙菜谱。

就是不接受点菜,每日二十道菜,有可能相同,有可能不同,非常随意。这里面有你想吃的你就点,没有就拉倒,点餐相当任性化。

那些餐客一开始还好奇,到底是啥样儿的厨子啊,这么嚣张?连点菜都不带玩儿的。

直到吃上了一口这神仙菜谱里的菜……

哦,我知道什么叫神仙菜谱了,打扰了。

一个个的再也不逼逼,每日来珍馐阁吃饭的,必先点上一份神仙菜谱里的菜。

离家远的,甚至天不亮就要来酒楼门口等着,然后抢先点上一份神仙菜谱里的菜。

珍馐阁的生意太好,把同行的生意挤兑的都没得做了,尤其是同一条街的。

然后就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珍馐阁有什么了不起的,就是那神仙菜谱的噱头打的响亮。还不是每天只做二十道,做多了他们就做不出来了,跟他们那些普通菜单就没什么区别了。”

听到这样的声音,很多去珍馐阁吃过饭的食客对说话之人投去异样的神色。

这人怕不是个傻子?

到底吃没吃过珍馐阁的菜啊?

然后有个好心人提醒这位兄台:“兄弟,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人家珍馐阁,就算没有那二十道神仙菜谱里的菜,其他的菜也比别家酒楼的好吃。”

那人不知是气还是羞,一句话说不出来,憋得脸红脖子粗。

等到这人离开,其他的吃瓜群众提醒那个说话的人道:“那位是天香楼的掌柜的,你当着他的面这么说,不是把他的脸皮往地上踩嘛!”

“啊,我也不认识他啊!”说话的人大惊。

他就是一普通的家有余资的老百姓,平常去酒楼吃饭,也不是那让掌柜的接待的身份啊。

男人心里着急,这下子得罪人了。

不管转念又是一想,得罪就得罪吧,反正他也不认识自己。更何况,照着这个势头下去,那天香楼还能不能开下去还是个未知数呢!

也许下次见面,他就不是掌柜的了。

男人自我安慰的非常成功,惹得旁边人都慨叹,现在的年轻人啊,心态就是好。

同行的人都在等着看珍馐阁的笑话。

按着他们的经验,一开始这么火爆的,过不了多久就会冷下去。

这叫作的紧死得快!

同行其他对家等着落井下石放鞭炮。

然后就等来了珍馐阁新推出美酒梨花白。

之前珍馐阁的酒水都是京城的一个酒庄供应的,没什么出彩之处,当然也没什么错处。

眼下,人家推出了自己的酒。

听说,酒香四溢,清冽醉人。

这下子好了,热闹没看上,热度又上了一波。

同行气得牙根痒痒,然后接着,就听到一个又一个的消息。

珍馐阁新上了柳月山庄特供的来思酒……

珍馐阁又上新了西域特有的葡萄酒……

珍馐阁推出了一道……菜,…….甜品。

……

其他的同行们:“……”你能,就你能,你快上新,你接着上新,就看你还有什么花招,尽管使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